-

It was, on the contrary, exactly calculated to make her understand her own wishes; and never had she so honestly felt that she could have loved him, as now, when all love must be vain.


这反而足发使她愈加有自知之明。现在千恩万爱都已落空,她倒第一次感觉到真心真意地爱他。


——Jane Austen <Pride and Prejudice>


-

母亲喊着孩子

回来吧 回来吧

孩子呼唤春天

回来吧 回来吧

春天挽留燕子

回来吧 回来吧

燕子向南

一路向南

终于自由了!它说道

-

“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些红玫瑰,她就愿意与我跳舞,”一位年轻的学生大声说道,“可是在我的花园里,连一朵红玫瑰都没有。”


——王尔德 《夜莺与玫瑰》


-

想象朝天际延伸开来

犹如一根紧绷着的空弦

无声的崩断

震耳欲聋地划破天空

从那虚假美丽的湛蓝中

狠狠扯开一条鲜红的血口子来

线头还在我手中

可末尾已经无迹可寻

-

屠刀下的羔羊

迷失在去天堂的路上

雪山半腰的山羊

一路坠向地狱没有急转弯

-

他们说你葬在一棵大树下,那里四季如春,你安静地长眠。

那里却没有你的身体——他们已经变成了灰尘被风带去更远的地方。

你的气息遍布大山河流,停留在每一滴露水里,包含在每一口气息里。

可可西里山顶的白雪是你洁白的皮肤,戈壁滩沉默的化石是你的牙齿,长江里有你的血液,撒哈拉沙漠的雨水是你的眼泪。

我翻过万重山脉,只为找寻你最后的踪迹——你是否存活在北极的极光里?还是俄亥俄州上空的北斗七星?

你的声音是东京热闹的十字路口,是纽约时代广场的电子音效,是巴西世界杯总决赛赛场那一声为冠军的欢呼,是每天晚上新闻联播里毫无感情的陈述。

你在外太空?还是我的手心?我无法辨别你的温度,夜里也是你垂下的眼帘...

-

你的刀刃锋利如雪,微微一抖便在殷红的血光里映出一道干净的白光,如同12月的第一场大雪,来的束手无措。

不知道夜空里飘着的是雪花还是雨水,冰凉的沁入跌落的胸口,你惘然若失地望着远处摇曳的灯火,问我回家还来不来得及。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们早就来不及回头了。

你的刀尖戳进洁白的雪里,安静地看污血滑下在无暇中扩散感染,最后变成不伦不类的污渍。

-

从地狱烈火中涅槃重生

做我唯一的救赎

教我如何在滚烫的污血里

让自己变的更加肮脏

-

非常喜欢这首歌啊—— 不如说无头所有的op都很喜欢

首领我爱你

-

你可以坐在我的旁边

给我点一杯酒

或许我会还你

一张天国的单程票

虽然快要过期

但你一定不会介意

因为你忠于这场游戏的胜利

而我只为玩家

1 2 3 4 5 6 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