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en X Marinette】【双向暗恋】看风景的人

#这是一篇描写Adrien如何(承认自己)喜欢上Marinette的YY向OOC同人文

#这篇的设定是在Nino还喜欢Marinette(就是和Alya交往前),Nathanaël(暗恋Marinette的红头发小帅哥w)还没黑化前

#我靠着我那点小学法语写出来的。第一首诗是我随便编的,第二首诗是找会法语的朋友帮我翻译的。

#以上OK?⊂⌒っ´-`)っ

 



有很多时候,Adrien并不知道明白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前一秒他还看着黑板上老师的板书,下一秒他就看着倒映在窗户上坐在自己身后的Marinette了。他考虑过很多因素,比如下午第二节课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正好映在Marinette的黑发上,在玻璃上映出好看的光芒;又比如每次他回头的时候,她努力在课本下面藏着的素描本看起来实在是太有趣了;再比如说仅仅是因为他想看看窗户,然后Marinette恰巧就在那面窗户上了。

“总而言之,”Adrien花了一下午的时间考虑这个问题,终于得出了一个连自己都半信半疑的结论,“这都是凑巧而已。”

没错,这都是偶然现象,毕竟自己一心一意爱着的可是全巴黎的英雄Ladybug。

就在他心安理得地说服自己时,他的左肩膀突然被后面拍了一下。Adrien的心脏猛得狂跳起来,他快速而有些僵硬地回过头去,脸上挂着自认为完美的模特笑容,目光热烈地寻找着Marinette的眼睛——然后有些尴尬地发现对方正低头睡觉。他愣了一秒,这才慢慢地移开目光看向坐在Marinette旁边的Alya,傻傻地笑了一下:“……有什么事吗?”

Alya并没有发现这一系列的小动作,而是小声地凑上前来对Adrien和Nino说道:“今天的作业是什么?” 

“啊……让我看看,是写一首诗。”Nino从笔记本里抬起头来,指了指睡着的Marinette,低声问道:“她怎么了?我从来没看到Marinette在课上睡觉。” Alya叹了口气,斜着眼看向熟睡的Marinette说:“她在准备一个设计大赛,好像最近都没怎么睡觉。”

——外加保护巴黎的和平,虽然在座的所有人都并不知道。

Adrien回头看着睡着的Marinette,胸口酝酿出一种无法描述的心情。像是打翻了的蜂蜜慢慢发酵,酥酥地延伸到他的心头,轻柔舔舐着他青涩的感情。他忍不住想象那乌黑柔软的头发摸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还有那纤细而不盈一握的身姿是如何爆发出那样耀眼的活力。就在他几乎有些诡异地凝视着Marinette头顶的发旋时,后者终于在老师大声的“MARINETTE!”中惊醒了过来,Adrien也吓得立刻回头坐直了起来。

当老师气势汹汹地走到Marinette身旁准备大骂她一顿的同时,坐在她前面的Adrien正羞愧难当地捂着自己的脸在心中大声喊着:我在干什么啊啊啊啊!我看起来像个变态一样!!

“MARINETTE!” 老师气从丹田大叫一声,然后问道:“今天的作业是什么,你知道吗?”

“诶?啊……啊作、作业啊……”刚刚睡醒的Marinette呆呆地看了老师几秒以后,终于清醒起来,猛得低头看笔记本,然后发现白纸黑字上只有她在睡梦中歪歪扭扭的鬼画符。她一脸懵逼地缓慢抬起头来看着老师横眉竖眼的脸,最后终于,对老师傻笑了一下。“啊哈哈……作业啊……哈哈哈……”

“Marinette,” Alya在旁边试着帮助她,小声地说道,“作业是写——”

“Alya!” 老师大叫一声,Alya吓得立刻转过头去,Marinette则努力试着从黑板上字分辨出今天的作业是什么,嗯……十四行诗(Sonnet)?那是什么?

“Madam Baptiste。”前面的一个清爽而好听的声音响起,老师猛地回过头去,脸上的阴霾还未消退,“有什么事吗,Adrien。” Adrien认真看着书本,然后问道:“请问法国诗歌是如何从浪漫主义进阶为超现实主义的呢?”

“啊——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如果要回答的话,我们要先回到19世纪……”

被激起兴趣的老师终于茅塞顿开,狠狠得瞪了一眼Marinette后走向讲台讲解问题了。Marinette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回过头的Adrien,带着抱歉的眼神笑了一下,双手合十地对着Adrien轻声道:“Je suitré Désolé,merci.(我真的抱歉,谢谢)” 

Adrien从未觉得法语的音节这样暧昧,被一个转折都被圆滑停顿再加上浑厚而甜美的音调。很多人说法语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语言,他从未这样觉得,然而此时此刻他才发自内心觉得,法语真是太好听了。

于是,在半秒的停顿以及千万的感慨中,Adrien镇定地笑了一下,随后回过身去佯装无所谓地盯着黑板,心口砰砰直跳,手心里全是汗,大脑一片空白。他觉得他冒险做出的选择现在看起来对极了,虽然他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刚才问问题时的紧张一扫而空,随机填补空缺的是响亮而快速的心跳声。他用手背贴了贴自己升温的脸,纳闷地想着:我到底为什么这么慌?

在经过1一个小时的煎熬后,法语课终于结束了。班上的人收拾着书包准备回家,坐在教室最后排的Nathanaël小步小步地磨蹭到前面来,在Marinette身边徘徊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说道:“M……Marinette,那个,上次的草莓可颂很好吃……我可以今天再去你家吗?” 他试探的眼神透过橘色短发打量着Marinette,生怕被后者拒绝。Marinette将本子塞进书包打了个哈欠,然后笑着说:“当然可以了!我爸爸很喜欢你,他会很欢迎你来的。”她转头向Alya打了个招呼,然后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Adrien的后脑勺,和Nathanaël一起走出了教室。

两人前脚刚踏出教室,Adrien就猛的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空无一言的门廊。

什么鬼?

他突然很愤慨,女孩子可以随随便便带男生回家的吗!啊不对,Marinette家是面包店…………那也不行啊!他粗暴地将课本塞进书包里,Nino莫名其妙地探过头来:“怎么了伙计?” Adrien闷声不说话,摆着一副臭脸看着手里的背包。他接下来要去上击剑课,可是现在他唯一关心的是,为什么Nathanaël能和Marinette一起回家啊?

Nino看Adrien不说话,便转头问Alya:“哎,Nathanaël和Marinette经常在一起吗?”

Adrien眨了眨眼,耳朵竟然像猫耳一样抖了一下,身体却没有动。

“最近嘛……Nathanaël经常去Marinette家的面包店,不过平常人也不会去的那么频繁吧。”

当然不会啊!因为他有非分之想啊!——Adrien在心中怒吼道。

“他是喜欢Marinette吗?” Nino直截了当地问道。

“应该是的吧。我之前收作业的时候看到过他的笔记本,里面有好多Marinette的速写。”

速写!?难道不应该是涂鸦吗!?Adrien心里一颤,又想到了自己画的火柴人。

“啊啊,Nathanaël画画的确很好啊。他以后要去美术学院的吧。”

“大概吧,Marinette也要去美术学院,所以我觉得两个人挺般配的。”

般配?哪里般配啊?Adrien偏执地下了这样的结论。

“不过,”Alya撑起下巴想了一会儿,“Marinette有喜欢的人了啊。”

……………………喜欢的人?

“诶!”Nino瞪大了眼睛,“谁啊?”

Alya下意识看了一眼Adrien,然后打哈哈说道:“啊——我也不知道啊,Marinette没有告诉我,但是她很喜欢那个人。”

Adrien愣是忍住没回头,双手死死地拽着书包,然后和Nino说:“我先去上击剑课了,明天见。”

“哦,明天见。”

Adrien走出教室时,隐约听见教室里有些雀跃的声音说道:“那我还有机会嘛!”,但他并没有在意——不如说选择性忽略了周遭的一切,精确而冷静地思考起来。Marinette有喜欢的人?像她那么开朗单纯的女生,喜欢谁应该一目了然吧,他怎么从来没有注意过呢。Adrien不禁仔细回想起Marinette每一次和男生的互动,然后诧异地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会记得种事情啊?

被这奇怪的念头扰乱了思路,他抛开了杂念,对自己认真的说道:“想多了想多了,还是去上击剑课比较重要。”

然而当他走进空无一人的更衣室时,Plagg从他衬衫里飞了出来,深深吐了口气:“你不觉得你今天情绪波动有点太大了吗?我在你衣服里快被闷死了!贴着你胸口,就听你心脏突然砰砰砰砰砰的,像打地桩一样——哎,你是不是得心脏病了吗?”

Adrien翻了个白眼:“拜托,谁心跳会像打地桩一样啊。”他打开储物柜,Plagg便晃晃悠悠地飘进去说道:“别装了,你刚才出汗出的T-恤衫都湿了,不就是因为后面的Marinette跟你说了句话嘛。” Adrien解扣子的手一抖,然后扯出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你在说什么呢,我哪里紧张了啊。”不知道为什么,他十分不想向别人承认这件事情,尤其是Plagg。他从一开始便一心一意地喜欢着Ladybug,现在移情别恋实在是太幼稚了。

Plagg无语地看着脱衣服的Adrien,然后绕到他身后指了指他衬衫里的黑色T-恤衫,“不是我说你,可是你演技太差了吧。” Adrien扭头摸了摸自己背后的衣服——

有点湿答答的。

他呆那里了几秒,然后脸“刷——”得就红了。他张嘴试图解释,但却被Plagg打断了:“Marinette今天……不是要和Nathanaël一起回家吗?”

Adrien僵住了。

“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告白。”

Adrien猛地抬起头盯着漂浮在空中的Plagg,脸上蒙着一层难以言表的阴影,Plagg被看的后背一凉,赶紧补充道:“啊哈哈……不过这也不关我们什么事情吧,好了好了赶紧换衣服吧,课要开始了。”

Adrien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将刚刚脱下来的衬衫又穿了上去。Plagg莫名其妙地问道:“喂,你干嘛啊?”

“现在有比击剑更重要的事情要做,”Adrien义正言辞地说,“我想找Nathanaël讨论一下美术作业。”

“哈?美术作业?”

“没错,美——术——作——业——。”Adrien一字一句地说道,像是在催眠自己一样。“Plagg,transform moi!(me)”

“哈?诶等等等等等——”还没说完,Plagg就被拉扯进了戒指里强行变身了。变身为ChatNoir的Adrien打开窗户,飞檐走壁般地翻到了教学楼的屋顶上,快速地朝市区中心的面包店跑去。他一边翻过烟囱与护栏,一边为自己的行动而辩解着;可是他并没有太多心思去给自己的心情找理由了,因为在前面的街道转角处,他很快发现了并肩行走的Marinette与Nathanaël。

这小子,Adrien在心中暗念道,还好没牵手。

Nathanaël有些扭捏地走在Marinette的身旁,欲言又止的神情让Adrien看的心里很痒痒,有事儿你赶紧说,说完赶紧走啊!只见Nathanaël拨了拨遮住眼晴的头发,露出他漂亮的祖母绿色眼晴,含情脉脉地用余光偷偷看着Marinette。Adrien在屋顶上像一只猫一样炸了毛,连尾巴都直直地竖了起来,全身迸发出一股蓄势待发的紧迫感。

他要是再近一点,我就,我就——

等等,Adrien忽然打住了自己的思绪,我就?我要干什么?随后他甩了甩头又开始纠结自己为什么会跟过来,像个变态一样在屋顶上尾随Marinette和Nathanaël。

肯定不是因为我喜欢Marinette,他自言自语,肯定不是,绝对不是。

与此同时,街头的两人在转角处等红绿灯。Nathanaël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素描本,然后小声地说:“那个,Marinette——”

“怎么了吗?”

“我……我最近画了很多画,想给你看一看。” Nathanaël腼腆地笑了笑,Marinette愉悦地接过素描本。她翻开第一页便看见一副漂亮的街景速写,排线干净,线条干脆利落,一看就是学了很久素描的人的作品。她带着赞许的眼神对Nathanaël笑了笑,又接着看下去。在几幅艾弗尔铁塔的速写后,是班上同学的人物速写。有些是站着,有些是坐着的,容貌神似,姿势中带着一种流动的动感。她往后翻,便看到了自己的速写,一时觉得有些尴尬。白纸上漂亮的铅笔素描似乎选择性描绘了她所有美好的地方,犹如纤细的腰身,柔软的黑发,还有十分少见的安静祥和的侧脸。比起其他人,自己的素描似乎出奇意料的多,站着、坐着、甚至还有自己与别人交谈或记笔记时的脸部特写。最令人惊奇的是,Marinette不禁没有对这有些诡异的洞察力感到不安或厌恶,反而,她在对Nathanaël产生无与伦比的敬佩的同时,也有一些小自豪。自己也是挺好看的嘛,她心里想着,开心的合上了素描本。

蹲在楼房顶上的Adrien小说念叨着:“这种事情明明比我变态多了……”

Marinette将素描本还给Nathanaël,“你的速写画得真好。” 她指了指自己,笑着说道,“你把我画的太好看了。”

“没有!” Nathanaël一反往常地提高了声音,“我只是实事求是!你真的很好——”他高昂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憋了半天才小声憋出来几个音节:“好、好……好看……”

Marinette纯属将这句话当作了同僚间地赞美,笑着摇了摇手说:“没有啦没有啦,我平常才没有那么文静呢,大部分时间我都很疯的。”说着,她一边背过身子去过马路,一边继续说道:“其实比起画画,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打游戏,你待会儿可以……”

正说道兴头上的Marinette没有看见旁边行驶过来拐弯车道上的大卡车,Adrien在楼顶上心头一紧,身体不受控制地紧绷起来,刚要跳下去时,只见Nathanaël大叫了一声“小心!”,一把拉住Marinette的手臂,将她拉回了人行道。受到惊吓的Marinette一个没站稳,几乎是被拉进了Nathanaël的怀里,慌乱之中双手环住了后者的上身来保持平衡。

卡车司机惊魂未定地开走了,Nathanaël还有些紧张地喘着气,随后愣了几秒后,身体死死地钉在原地,脸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得通红。他只是稍稍低头,就能闻到Marinette头顶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心脏跳得飞快,仿佛此时此刻就要原地爆炸一样地兴奋起来,他支支吾吾地张开嘴,却什么也说不出,只希望此刻能无限制地延长。

而Marinette在终于意识到这个姿势之后,尴尬的推开了Nathanaël,脸上有些可疑的红晕,举起双手做出一副投降的样子,抱歉地说道:“啊……抱歉抱歉,真的不小心的。真的很抱歉,我应该看看有没有车再过马路的。”
“不不不不不!是我的错,我应该早一点提醒你的……” Nathanaël的脸越来越红,慌张的摇着手解释道。两个人沉默了片刻,然后带着一种暧昧的气氛过了马路朝面包店走去。

目睹了一切的Adrien还站在楼顶上,身体半僵在刚才准备跳下去的姿势,浑身的力气没地方发,只能颓废地放松下来。他明明比Nathanaël更早看见那辆卡车和在打电话的卡车司机,为什么拉住Marinette的不是他是Nathanaël呢?

不如说,为什么站在Marinette身旁的是Nathanaël而不是他呢?

Adrien被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强烈欲望吓了一跳,他站在屋顶上没有动——他甚至不想再跟着两个人了。他的心情被完完全全的扰乱了,这到底是什么?自己在做什么?他跳过了击剑课,只是到这里来给自己找不快,让自己已经混乱的感情更加混乱一些。

我喜欢Marinette吗?不可能吧!

Adrien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蹲在屋顶上看着头顶夕阳西下的天空。橘红色的太阳沉入地平线,像是鲜血染红了半壁天空;艾弗尔铁塔逆着光沉默地伫立着,凝睇着同样沉默的Adrien。他原地坐了下来,惬意地半卧在瓦砖上,欣赏着巴黎的夕阳。

现在就先什么也不要想吧,他这样安慰道自己。

而在Marinette家的面包店里,Marinette从烘培室给Nathanaël拿出了刚烤好的草莓可颂,接过1欧元的硬币,然后从收银柜旁边的糖罐里掏出来几颗太妃糖递给了Nathanaël:“谢谢光临!”

Nathanaël接过糖,抬起头看Marinette沐浴在阳光下的脸庞,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合上了嘴,最后微笑的回应道:“嗯,谢谢,明天见。”

他走出面包店,抬头看见在矮小而古老的楼房缝隙中,只有远处的艾弗尔铁塔笔直地耸立在灿烂的暮色中。他将装在牛皮纸袋里的可颂面包拿出来咬了一口,浓厚的草莓为顺着面包里柔软的奶肉溢出——有点烫。

他吐着舌头,试着呼出嘴里的热气,余光恰巧看到旁边楼顶上躺着的黑色身影。Nathanaël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大声地叫道:“喂——!”

Adrien坐起身来,看见朝这里走来的Nathanaël。

“是Chat Noir吗——!” Nathanaël大喊道。

Adrien有些小不爽,所以并没有礼貌的跳下来问好,而是盘腿坐在屋顶上无所谓地回答道:“对啊——怎么了吗——”

Nathanaël听到他的答复后,开心的跑到楼房的脚下,努力仰着头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但是我一直很崇拜你!我一直很想成为像你一样的存在!”

Adrien撑起腮帮子,玩味地说道:“哦?是吗?”

“千真万确!” Nathanaël兴奋说道,“你真是太酷了!保护巴黎的英雄,穿梭于夜晚中的黑猫,即使厄运集于一身也为正义而奋斗——”他手舞足啊道地比划起来,“真的是太酷了!”

Adrien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终于从楼上跳了下来,帅气地落在他的面前,笑着说到:“谢谢,你也可以成为这样的,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Nathanaël摇了摇头,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我的话……就不太可能了。我又胆小,还没什么力气,除了画画好就没有什么优点了……”

Adrien在心里默默地想到:你画画何止是好啊!你到底在奢望什么!

然后表面上,他十分有义气地拍了拍Nathanaël的肩膀,然后带着鼓励的微笑说:“要有自信,你时常比你自己想象的还要厉害。”

Nathanaël的眼睛一亮,脑海里忽然想到什么,然后抓紧了手里的可颂面包与太妃糖。他头脑一热,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手里咬了一口的面包和一把太妃糖推进Adrien的怀里,后退一步后使劲鞠了一个90读的躬:“谢谢你!这、这个是我在面包店买的面包和糖,那家面包店很好吃!你可以吃吃看——啊!如果你嫌弃我咬了一口的话扔掉也可以……我、我、我我我我我现在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你给了我勇气!”

“诶?”

“我要去向我喜欢的女生表白!” Nathanaël红着脸大声说到,更像是在给自己一个保障,“你说的很对,我太没有自信了,很多事情不做将来会后悔的!”他又鞠了个躬,“谢谢!”

“诶!?啊、等、等等!喂!”

然而在Adrien挽留他之前,Nathanaël便转头义无反顾地跑走了。Adrien站在那里愣了半天,然后看了看自己怀里拿着的面包和太妃糖。

他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真的……真的像个笨蛋一样……”

Adrien终于败退了一般靠在了身后的墙上,然后慢慢地滑落坐在地上,不爽地大叫了一声,然后又沉默地低头看了看可颂面包。里面有草莓和白色的奶油,热腾腾的看起来很好吃。Adrien拿起来咬了一口,使劲地在嘴里咀嚼着,像是在吃自己的仇人一样摆着一副“有人欠我八百万”的臭脸。但无法反驳的是,面包真的很好吃,他泄了气的猛吃,把整个面包都吃掉后还意犹未尽,又把手里的太妃糖吃了。

面包会不会是Marinette烤的啊——糖也应该是Marinette亲手笑着递给Nathanaël那小子的吧。他沉默着,任由糖果腻人的甜味一点一点充斥他的口腔,盖过草莓清新的酸甜。

啊啊,要是站在她身旁的是我就好了……

——Adrien这样低声倾诉道。

然而Nathanaël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只是一个劲的奔跑——他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拼命过。绕过下一个十字路口,街角处的面包店看起来亲切温馨,他猛地推开大门冲了进去,之间Marinette的母亲站在柜台处被吓了一跳。“啊——是Nathanaël啊,有什么事情吗?”

“啊、对不起!” Nathanaël不好意思地道歉,气喘吁吁地问道,“Marinette在吗?”

“Marinette刚才出去了,真的不好意思啊……你要么明天来找她吧?”

“出去了?” Nathanaël愣了一下, 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因为如果这次不说的话,他或许就再也没有这份勇气了。“请问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她去Alya家做小组作业了,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可以等她回来以后转告她。”

“没关系没关系了!谢谢您!” Nathanaël道谢后跑出了面包房。

太阳已经落幕,巴黎的街道上被淡淡的黑夜笼罩,却有一种怪异的安心。路别朦胧的暖色街灯点亮了静悄悄的商店街,Adrien拍了拍屁股,准备回家。正当他准备翻墙上屋顶时,身后忽然想起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Chat?”

他一时以为的Ladybug,突然有种做贼心虚,出轨被抓的感觉,有些僵硬的回头。然而,站在温暖灯光下的身影看起来朴实极了,他眯着眼睛看去,只见Marinette抱着课本朝他走来。

仿佛濒死的心脏恢复跳动,即将熄灭的火把突然贪婪的品尝到氧气,疯了一样向上燃烧,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吞噬。他的心跳加速,指尖不自主的颤抖起来。为什么看到Marinette会比看到Ladybug更加紧张?他绿色的眼睛飘忽不定地看向石板地,远处的脚步声渐渐接近。再次抬头时,Marinette已经站在离他不到2米左右的地方了。

Adrien从来没有仔细地正视过Marinette,他总是看着她的倒影,后背,发旋,侧脸,却往往没有勇气看着她的正脸。她有一双漂亮的湖蓝色眼睛和乌黑的头发,中混法的混血血统让她有着中国人柔软的棱角与法国人浪漫的立体五官。Marinette伸出手在他眼前挥了挥:“Chat?你在这儿干什么?”

Adrien回过神来,他哈哈地干笑了一下,“啊,没什么,就是无聊过来逛逛。”随机他立刻想起来一件事:Nathanaël不是去和他表白了吗?

Marinette看着他晴转多云的表情,笑着说:“那好吧,我先走了。”

她转身朝十字路口走去,背影看起来像一只即将远走高飞的自由的鸟,当仁不让地向自己向往的方向走去。她踏进光芒中,而Adrien还遗留在黑暗里,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他曾经无数次看过这样的背影,在夜里直立着的那个身姿,与此时此刻的Marinette看起来一样强大,一样——

触不可及。

“你——”

口中的试探还未出声,便被身后远处的一声大叫打断:“Marinette!Marinette!”

那是Nathanaël的声音。

Marinette止住了脚步,她回过头去,越过Adrien看见刚刚转过路口的Nathanaël。“Na——!?”

Adrien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Marinette的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一切似乎感觉如此的正确。他另一只手扶住Marinette的腰身,直接带着她翻上了屋顶。他有一腔热血在胸口难以平复,一股无名的感情汹涌而来,将他所有的虚荣与伪装冲垮;硬生生撕开他表面的皮层,露出他鲜血淋漓的骨肉,让他裸露着与面前的人坦诚相见。他是法国最有名的青少年模特,他是夜里守护巴黎的超级英雄;但是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站在他心爱的少女面前,一无所有,破釜沉舟。

“你……”Marinette迟疑的看着他,却并没有挣脱开来,反而信任地轻唤了一声他的名字:“ChatNoir。”

那一声仿佛一颗石子扔进死水里,惊起鸥鹭,无声扬起三尺巨浪,霎那间淹没了他。他搂着Marinette腰肢的手一收,另一只手温柔地从她的嘴上移开,落在了她的肩膀上。这与不久前Nathanaël做的动作十分相似;只不过这次,Adrien没有立刻松开,而是缓慢地将Marinette搂进自己的怀里。

“……Chat?”

“My lady……”Adrien停顿在了最后一个音节,然后低沉而温和地低语道,“Marinette。”

Marinette身体一抖,她以为自己听见了Adrien的声音,但是当她抬起头时,Chat Noir一半的脸孔都隐藏在黑暗中,她只能看见那双散发着诡异绿光的眼睛中透出若隐若现的坚定。她别过脸,双手贴在Adrien的胸口——男性炙热的体温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为、为什么……”

“Marinette!” 楼下传来Nathanaël的喊叫声,两个人相视不语,Marinette眼中有闪避的神情,Adrien坚定地看着她。他想说点什么,可是喉咙里似乎有一块石头堵住了他的声音,脑中一片混乱,但冥冥中有一个声音说道:别走。

“别走。”他生硬地重复道,语气里有脆弱的执拗。

Marinette迟疑了一刻,轻微地挣脱了一下Adrien的怀抱,然而并没有任何的用处。于是她乖乖地停止了反抗,安静地等待Nathanaël的声音渐行渐远。

夜风拂过,Marinette轻薄的黑色开衫在此刻没有任何抵御寒冷的能力,她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Adrien感觉到了,他收紧了自己的怀抱,想要让将自己身上燃烧一般的热度传达给她,但即使这样,怀中的身体依旧较弱而寒冷,让他浑身上下的热气无处散发。到底怎样才能将我这颗炙热的心传达给她呢?Adrien莫名其妙地这样想道,到底怎样才能让她也感受这份热到烫手的心情呢?

“Chat,”过了许久,Marinette终于开口,“他走了。”

失去了理由的Adrien不情愿地放开了她,冷风吹散了他胸膛中的热气,也吹醒了他的一腔热血。他后退一步,在黑暗里凝视着Marinette。

“你怎么了?”Marinette无意识地向前进了一步。

“不,没什么,什么也没有。”Adrien毫无说服力地这样辩解着,转身要走,却被Marinette拉住了手臂。

“你真的没事吗?你是不是发烧发昏头了?”Marinette担心地问道,她伸出手想要触碰Adrien的额头,却被后者闪避地躲开了。她的手顿了顿,随后更加坚定而快速的将手贴在了他的额头上。

Marinette的手很凉,Adrien却觉得被接触到的部位像火一样烧了起来,他受宠若惊地不敢动弹。Marinette皱了皱眉头,她的手太冷了,无法准确的衡量温度。于是,她将手落到Adrien的肩膀上,轻轻将他拉近。一手撩起Adrien金色的刘海,踮起脚来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

“别动。” 她说这,气息喷洒在Adrien的嘴唇上。

两人从没贴过这么近,Adrien的大脑霎时间当机了,他不知所措的睁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Marinette,那张脸离他那么近,好像只要轻轻向前一靠就能亲吻到她合上的眼帘——接着顺着眼睑向下,途径小巧的鼻梁,贴着脸颊细小的绒毛舔舐她的唇角……

Adrien的脸涨得通红,可是被面具和黑暗遮掩了起来,他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毛的快乐地颤栗着,每一滴血液都高昂地喊叫着Marinette的名字。他忽然清楚地了解到了自己的感情——爱慕从未如此强烈的袭击过他,仿佛要将他吞噬一般地向他席卷而来。

“没发烧吧……”Marinette离开了Adrien,纳闷地看着他喃喃自语。

Adrien大梦初醒一般地看着Marinette,忽然捂住自己的额头,张开嘴又合上,眼睛瞪得大如铜铃。他踉跄地朝后退了几步,几乎被屋檐上的瓦砖绊倒,然后像战败的士兵一样落荒而逃。

Marinette莫名其妙地看着逃走的Adrien,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一个人留在了屋顶。“那个傻猫……” 她愤愤不平地自言自语道。

那天夜里,Adrien彻夜未眠,脑海里重复着Marinette的名字。我喜欢上Marinette了吗?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这一个结论,但他对Ladybug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Adrien爬起身来看着房间里贴着的Ladybug的海报,又将脸埋进了枕头里:“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他悄悄地下了床,想去洗手间洗把脸。房间里黑黑的,他不小心踢到了什么,痛的蹲下来捂住了脚,却又不敢大喊,委屈而愤恨地抬起头来想看看到底自己踢到了什么。

暗中,他透过月光看见,那是一摞被他踢到的书。最顶上的哪本书被他踢到地上后,翻了个身,书页被压在了地上。Adrien拿起那本书,借着月光看了看里面的字——是本中文诗集。

页面上简单的写着一首四行字的诗,Adrien稍有些困难的地用并不标准的中文读了起来。他摸索着走到书桌前打开台灯,房间顿时被一股温暖的橘色光线笼罩起来。Adrien将诗集放了下来,旁边的横线纸上写的全是一些拙劣而奇怪的法文情诗。他认真的又读了一遍,原本烦躁的心情变的平静下来。这首诗给他一种奇妙的默契,好像是作者直面与他说着话。Adrien拿起笔来,认认真真地在笔记本上写了起来。

……

第二天的法语课,法语老师将讲义重重地放在桌上,清了清嗓子说道:“好了,昨天布置的作业,我现在想请几位同学来分享一下他们的作品。”话音刚落,Chloé自告奋勇地举起手来,骄纵地说道:“我愿意分享!”

“好的,Chloé Bourgeois同学,请吧。”

Chloé拿起自己的本子,仰着头走向讲台。Sabrina在座位上雀跃地鼓着掌,Alya别过头对Marinette低声说道:“我就不信她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

Marinette耸了耸肩膀,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说不定她很有写诗的才华。”

“哦,得了吧,你忘记她英语课上翻译的莎士比亚了吗?”

话音刚落,Chloé便高声朗诵起她的作品。

“Le roses est rouge

(玫瑰是红色的)

Le giroflée est violet

(紫罗兰是紫色的)

Je suis comme une fleur

(我正如这些花一样)

Ce la tré belle et parfait

(美丽而完美)”

班级上沉默了片刻后,想起了稀稀疏疏的掌声。Chloé十分骄傲的合上笔记本,大步流星地走向自己的座位。Alya使劲捂住自己的嘴让自己不要笑出声音来,浑身发抖地对Marinette说;“你看,她也就这点水平了。”

法语老师的脸阴沉沉的看了一眼Chloé,扯出一个非常敷衍而僵硬的微笑:“非常好,Chloé Bourgeois同学。请问还有谁想要分享自己的诗歌的吗?”

班级里一片寂静。

“老师,我想分享一下。”

这个声音出自于Adrien,这让班上的人十分震惊。虽说Adrien是一个天天做作业的好学生,但很少看见他在课上会积极的发言。MadamBaptiste看起来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请吧,Adrien Agreste先生。”

Adrien拿起笔记本走上讲台,有些腼腆地笑了一下,然后解释道:“这首诗并不是我写的,是一位中国诗人写的诗,我将这首诗翻译成了法语。”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Marinette,而后者几乎要捂住心脏当场死去一般地拽着Alya说:“快、快点录像,回去发给我!”

Adrien吐了口气,用他那还没变声多久的青涩声音朗读起来:

“Vousêtes sur le pont en regardant le paysage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Les gens en haut qui regarde lepaysage vous observe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La lune a décoré votre fenêtre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Mais vous, vous avez décoré lesrêves des autres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不同于法语诗歌高调而激昂的浪漫,中文诗歌往往以含蓄而轻柔的口吻诉说写者的感情。你欣赏着你所认为的美景,爱着你所爱慕的人;而总有另一个人在不远的高塔静静凝视着你,因为你便是他眼中的风景。

Adrien望着Marinette,短短两排座位的距离,他却觉得这之间有千百条沟壑与川流。他原来一直都是那看风景的人,眼里和梦里从头到尾都只有那一个人。来来回回这么多曲折,他终于承认了:他输得一败涂地。

并不是因为她时常于Ladybug相似,而是因为她是Marinette,所以才会吸引住她。她是像太阳一样灿烂而耀眼的存在,硬生生将他从黑暗的阴霾中拉了出来。 他不在意Ladybug的真身到底是谁,他也不在意Nathanaël的告白会不会成功——他甚至不再介意Nino对Marinette暧昧的态度。

“我喜欢她,”Adrien微笑着在脑海中说道,那几个字几乎要破口而出,“我喜欢Marinette。”

她是他唯一的风景,是他每夜最安心的梦。

 

--

“我不奢望做你眼中的风景,也不贪恋那份月光。”

 “如有一天,你能回过头,看看楼上的我,那就足以为我带来一生的美梦了。”

——前一夜,在笔记本的低端,Adrien这样潦草地写道。

 

End.


评论(10)
热度(6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