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的浪漫

火车是浪漫的,它承载着几代人的梦与魇,在粗糙的轨道上匆忙奔跑。它是一块埋着秘密的墓碑,不知何日何月何年建,却比预期被遗忘的日子铭记地更加长久。每一节车厢都有故事,只是字句被混淆在暗语里,只有明白的人才看得懂。车厢与车厢链接的地方总有男人在抽烟,一根接着一根地解烟瘾;那袅袅的白烟里也写着故事,但只有烟头处跳动的火星看得懂。车厢里嘈杂的空气振动着的不悦,紧贴着老人沟壑纵横的脸,沉入女人冰冷的保温杯里。即使这样,也有相见恨晚的年轻人在安静的夜里点起一盏暖灯,轻声地对陌生人说着心里话。

这里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这是一趟通往的目的的快车,也是离开目的地的快车;人们沉默着冷眼相对,人们热情的交谈甚欢;有人说这是旧时代的产物,有人说这是新时代的宝物。但没有人能质疑,在这由梦织成的沉重铁皮中,夜晚冗长又沉默,它能使一切情感发酵。

火车缓慢地向前行驶着,车上的人在似睡似醒的梦里沉醉。梦中,仿佛又回到了过去,时间的剪影随着车厢温柔的晃动一幕一幕地在脑海里走着。身体沉入了一片宁静的大海,烦恼与急躁都渐渐沉淀在这深不见的蔚蓝中,就连情感都淡了一些。那些细细碎碎的小心思顺着玻璃窗悄悄喘息的缝隙延伸向铁路,像是异乡人孤单的梦,苟延残喘地吸附着轨道,找不到回家的路。在这吵闹又安详的卧铺间,即使那些不该有的情愫与对于未来不切实际的向往也变得理所应道。在这辆列车之外,梦想是微弱的火苗,是那一簇火焰中摇曳不定的焰心,一点点冷水就能让它消失殆尽。但在这层老旧生锈的铁皮之中,时光像是被看不见的薄膜给罩上了一样,只剩下里面的火苗贪婪地吞噬着仅存的氧气,上了瘾一样疯狂生长燃烧。夜里昏暗的呼吸声暧昧地诱惑着乘客,粘腻地吐出软语,催化着欲望在车厢里独自生根发芽。感情在黑暗中愈加庞大夸张,孤独像是洪潮,轻易淹没了失眠的旅人。想要回家的更想回家,渴望爱人的更加渴望,梦想成功的恨不得现在就创业。彼此都在黑夜里咬文嚼字发誓,病入膏肓般地反复斟酌推敲,生怕遗漏了某一个致命的细节。可当阳光终于映入厚重的窗帘,啃噬着贪睡人睡意朦胧的脸颊时,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执着,思念与欲望都一扫而空。异乡人依旧身处异乡,没有女朋友的人还是没有女朋友,那个公司的前台小姐依旧每天谄媚地笑脸迎面。这是一场迟早要醒来的梦,我们企图在短暂的安息中长眠,精疲力尽地死拽着梦的轨迹,然后尴尬地在狼藉中醒来。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都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早晨以及这样的徒劳,将其称为人可畏之的现实。

于是,他们在“咯噔咯噔”的火车床铺间暗暗地谱写未来,在狭小拥挤的过道里挥霍青春。这是属于做梦人孤独的骄傲与浪漫,每到夜里,他们便用甜蜜的梦来装饰平淡无奇的黑夜。然而谁也不能反驳火车的浪漫,因为它是从历史中开来的列车,载着过期的梦境,朝不久的未来驶去。

评论
热度(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