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日常生活琐事逼迫出了一点生活智慧,这并不假。只是我们想尽办法去阐释和描绘的的东西,前人早就把它说的通透,没有发挥的余地了。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空前绝后。”

偷情

她的脸苍白极了,眼睛细长而乌黑,眼珠一动不动的望着我,像是一只死去的海豚的眼睛,凝视着命运。她在那殷红如血的唇瓣下隐藏着些什么,是的,一定隐藏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发红的鼻头与她颤抖的下唇出卖了她,正如她黑色的眼睛里燃烧着的那团小小的火焰,映出一层青灰色黯淡的光彩。她的灵魂早已枯瘦如柴,肉体却依旧丰满娇艳,她乌黑的长发打着卷落在她圆润饱满的肩头,透着美丽的光泽。这位年轻的少妇凝睇着我的面孔,容色严肃,眼眸微闪过泪光,两颊的红晕像是落日的余晖,一点一点被清癯的面容打磨殆尽。一种可见的悲伤笼罩了她,包裹着她瘦弱的身躯,正如猛兽咀嚼着猎物时的绝情。

她的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像是洪潮一样淹没她的四肢,顺着静脉向上攀爬,好像一只只可怕的寄生虫支配着她的知觉。犹如一颗像四处伸张开的大树根基,可是脉络一根根都枯死在半途。她的眼睛睁大,又闭上,在睁大。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一点一点溢出来,像是一场未雨绸缪的戏码,又来的那么突如其来,好似过山车在中途忽然朝地面掉了下去。她皱着眉毛,半眯着眼睛,只是有苦难言,想要说什么,张开嘴,呜咽便从唇齿间脱口而出。那是一场灾难,她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弓箭,箭矢在弓弦上一触即发,可没有矛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结束。她的悲伤冗长而迅捷,又或许她从来没有快乐过,她的忧郁亘古不变,那是沉淀在她血液里的一种注定。

我们在沉默中渐渐死去又复活,她的美丽带着悲剧的色彩,苍白的张扬发力。她的憎恶渐渐沉入泉水,在水底安抚着被埋葬的往日,一种柔软而温柔的情感盛着她在灰暗的哀伤中逆流而行。她将手放在我的脸庞上,小心翼翼地捧起我的脸,庄重地用她冰冷的双唇覆盖我的。我确信我闻到了迷迭香与柠檬的味道,从她的气息里渗透进我的。我们缱绻着,她渴望着温暖,身体软软的依附在我的身上。我用手摩挲着她裸露的皮肤,颤抖着亲吻她的眼帘。少妇像是一只淋了雨的小鸟,依偎在我的怀里。她的手轻轻环绕我的脖子,无名指上的冰冷无意间贴近我的皮肤,却无法冷却我炙热如铁的思念。这个女人!这个少妇!这个在我怀里的少女!我曾在无数个夜晚里辗转难眠笛声呼唤她的名字,我的女人!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耳朵里充斥着血液流动的声音,重重地击打着我的神经,像是在提醒我我还活着。

她吻着我,喘息着,快乐地抚摸着我的脸颊,却忽然哭了起来。她窝在我的颈窝里低声啜泣,沙哑地重复着我的名字。她的声音软弱无力,手臂却纹丝不动地环绕在我的身上,坚定地拥抱着我。她不愿再亲吻我,只是一昧地哭泣。我也抱着她,身体沉重,灵魂轻飘,环绕在上空好笑地看着我与一个有夫之妇偷情。看看你!他大笑着喊道,身体扭曲成可笑的弧度在空中转悠着。看看你!你这个可悲的渣滓!

我们在最好的年代失去了彼此,我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模样,却只能想起那双白净的双脚在我的面前晃悠,还有那条漂亮的麻花辫一上一下的跳动。她抚摸着我的心脏,倾听沉稳的跳动,那像是对她的一种保障,又或是存在的证明。我想起在午夜的玫瑰花园里的亲吻,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哭泣,就如现在一样。她的眼睛依旧是那么的动人,我情不自禁地想要亲吻她。她却将手指抵在我的唇上,眼里有映出泪光来,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瞟向她芊芊玉指上闪亮的戒指。她的手指好冷,像冰柱一样冷,抵在我火烧一般的嘴唇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只是盯着她,带着询问的目光凝视着她美丽的眼睛,直到她对我说“不”。

少妇离开了,我坐在别厅的沙发上点了一根烟,只见那窈窕的背影在白色的烟雾中渐渐远去,忽然又想起那冰冷而劣质的触觉,舔舐着我灼热的后颈。每一次喘息间在余光中闪烁的的银色光亮,像是尖锐的刀刃一寸一寸的戳进我的胸口,然后来回搅动,直到我再也分不清哪里是我的心脏。我吸着烟,想起刚才的一幕一幕:她颤抖的嘴角与过多的眼泪,她离开时那左右摇摆的胯部,持续向下瞟去的眼帘……终于平静下来。就在要离开的时候,我忽然摸了摸口袋,然后大笑了起来。我看向大门口,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或许她欠我一个解释,一个理由,又或者,一句话。

但门口没有人,厅里闷闷的,空中飘着我的烟。

我再一次摸了摸口袋。

里面的那几十张欧元都没了。

评论
热度 ( 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