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dashi x Hiro][架空同人]我将永远留在你的梦中

#Tadashi x Hiro 同人

#hiro上小学(11岁),tadashi上高中(18岁)的时候的故事,设定是在旧京山的老城区(并没有这种地方)?就是比较日本风的乡下。年龄设定是因为两人在电影中相差7岁,所以就放在这个设定了。最后出现的Hiro是20岁的时候。

#当时的Hiro比较乖僻,主要是因为太过于聪明所以格格不入了,Tadashi是一如既往的爽朗。

#不喜欢兄弟的就请不要点开了!!BAYMAX全程没有出现

#脑洞来自朴树的 且听风吟 ,非常好听!

以上OK?( ·ิω·ิ)b




“我将永远留在你的梦中,直到死神降临。”

——加西亚·马尔克斯《恶时辰》


下课铃响起,老师无奈的敲了敲黑板,“好吧,那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教室里悉悉索索地交头接耳起来,年轻的女老师放下课本,劳累的摘下眼镜说道:“下课。”她打量了一番教室,沉默片刻,终于开口:“Hamada同学,可以起床了,放学了。”

年轻的学生们哄笑起来,只见教室靠窗左侧最后一排一位黑发的少男缓缓抬起头,睡眼朦胧地看着同学。“Hiro,”旁边的女孩轻声提醒道,“脸上,课本的印子。”“啊?哦,哦,真的诶……”Hiro愣了一下,慌乱地抹了抹脸,接着身旁窗子稍许的反光看见了自己右脸颊一个笔直的直角。该死,不应该睡在课本边上的。

周围的学生地成群结伴地离开了,Hiro慢条斯理地将桌肚里的书本塞进书包,打了个哈欠。“简直是在浪费我的智商。”他一边嘟囔着,一边将高三的物理课本也胡乱放进书包里。

恰到好处的阳光,楼梯间里撒满余晖。一群男生抱着足球从Hiro身旁飞奔而过,肩膀轻轻地撞过他。Hiro拉了拉包袋,衣角被这阵活力的风卷起,他却依旧沉默。捏紧背带,Hiro加快了步伐,安静的楼道里回荡着他轻盈的脚步声。

家长们一如既往地在校门口张望,Hiro下意识的低下头,想要快速的离开,可依旧被家长拉住。“啊!你是Hiro Hamada同学对吧!”Hiro抬起头尴尬地笑了笑,“是的,有什么事情吗?”

对方是一位满脸粉霜浓妆的大妈,棕色的短卷发发尾枯黄,眼袋严重,眼影上还带着闪闪的红色,厚唇上一抹鲜艳的殷红色。她的手心炙热,拉着Hiro不放。“你就是上次获得老城区科技奖头等奖的那个小孩儿对吧!很厉害嘛!”她仔细打量着Hiro,堆出一副微笑:“长得很漂亮啊,我家儿子小武啊……就是武藏宏斌啊!A班的!他科学学的那么差哦,跟Hamada同学你完全不能比呢。你看,你们两个做个好朋友,他体育很好的,是足球队的哦。你帮他补补科学,他带你踢足球,是不是很好?”

Hiro张口闭口不过吐出一个音节,“啊……啊……那个……”他语无伦次地看着大妈,脸涨得红了起来。大妈蹩眉,“这么傲气啊?连交个朋友都不肯?你们这些聪明的有钱人家小孩就是不一样哦!”Hiro拼命的摇头,可是抽不出被抓住的手,那么多家长簇拥在那里,呼吸都浑浊起来。

“Hiro!”

他猛得回头,一辆自行车飞驰而过,漂亮的横向刹车。Tadashi在车上喊到,“上车!”

冷不防地一用力,Hiro挣脱开大妈的手,像是逃命一样夸张地跑到Tadashi的身旁不敢回头。Tadashi扔给他一个头盔,他撇了撇嘴,“自行车也要头盔啊?”Tadashi将头盔扣在他的头上,使劲敲了敲他的脑袋,“安全第一,上车了。”

直行,路旁的银杏树沙拉沙拉地响着,斑驳陆离的光斑随着自行车的前行渐渐消失不见,踩过一片又一片的枯叶,直到道路上安静地像无人街。下一个十字路口,Tadashi突然右拐过去,Hiro迟疑地抓了抓Tadashi的衬衫。

“不回家吗?”

“你想回家吗?”

“………………不想。”

“哈哈,”Tadashi爽朗地一笑,“我也是。”

风吹起两个人的头发与衣摆,Tadashi白色的衬衫被吹的鼓鼓囊囊地,亮地恍眼。Hiro半眯起眼睛,风好大,他们正走着下坡路,一路加速,像是下一秒就要从柏油路上起飞,在空中行驶。“太快了!!”Hiro叫道,声音被吞噬在风里。

“什么!!”

“太!快!了!!”Hiro叫到,他还没有叫得这么响过,嗓子燃烧起来,一跳一跳的疼。

Tadashi往后靠过来,Hiro下意识环住Tadashi的腰。结实的腰部,不愧是运动健将的老哥啊。Tadashi单手驾车,另一只手扣住自己头上的棒球帽。“莫慌!!抱紧我!!”他大笑着喊道。

Hiro真的闭上眼睛抱紧了他,Tadashi身上有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像是家的感觉,现在混着一股海水的咸味和风的冷冽。他抓着Tadashi的衬衫,瘦弱的手臂环住Tadashi有力的腰部。Tadashi愣了一下,扣住帽子的手下意识的松开,重叠在环着自己腰身的手臂上。“笨蛋!帽子飞了啦!”Hiro大骂一声,却更加抱紧Tadashi。

“啊,真的飞掉了!!”

他们终于过了下坡的冲刺,Hiro要松开Tadashi,却感受到Tadashi温暖干燥地手抓着自己的手腕,便维持着这个姿势问道:“回去捡帽子吗?”

“算了,这里也没什么人来,回去的时候再捡好了。”

贴在自己背后的温暖离开了,Tadashi一瞬间恍然若失,手也松开了Hiro的手腕。Hiro坐直身体,摘下头盔理了理头发,“所以说,这里是哪儿?”

Tadashi打了打车铃,“大海啊。”


只走了几步,帆布鞋里就已经全部都是沙子了。Hiro艰难地走着,还要跟上Tadashi的大步伐,不一会儿就放弃了。“Tadashi,我鞋里全是沙子。”他拉住Tadashi的衣角,“你走那么快,我一跑,就又进去了。”

“把鞋子脱了不就好了。”

“不要,会很恶心的。”Hiro看了看Tadashi白色的球鞋,“你鞋子里没有沙子吗?”

蔚蓝的大海近在咫尺,Tadashi笑了一声,“当然有啊。”他蹲下来,宽大的后背对着Hiro,“我背你就好了。”

Hiro比同龄人还要娇小轻盈,已经五年级了,还轻地像女孩子一样。Tadashi总是担心着Hiro的生长问题——他似乎从来没有长过一样。双手拖着他的大腿根部,背后的Hiro像一只乖巧的小鹿一样匍匐在Tadashi的身上,瘦弱的手臂随意地搭在Tadashi的肩头。海边的风很大,Hiro将头埋在Tadashi的脖颈处,温热的气息牵绕在他的耳旁,柔软的发丝骚弄着Tadashi的皮肤。

“你该剪头发了。”

“像你这样的寸头?我才不要。”Hiro闷着声音说道,又像是报复性地轻轻咬了一口Tadashi的肩膀。

“你是野兽啊!还动不动就咬人。”Tadashi“噗嗤”地笑出声来,托着Hiro的双手向上颠了颠。Hiro将肘节扣在Tadashi的肩头,双手环抱着他的胸口。“先生,注意点,你背上伏着的可是一位少儿天才,颠坏了你可赔不起。”他清了清嗓子,用着低沉的声音装模作样地说道,语毕,还抱着Tadashi将自己的身体向上挪了挪。“小心点!”

“那么我背上的天才愿不愿意下来自己走走啊?”Tadashi明朗地笑了起来,阳光下他的侧脸附上了一层蜂蜜般的金色光晕,一时间晃眼地让Hiro移不开视线,只能偏执的抱紧他狠狠地说道:“不下来!”

“那看来只能由老夫把先生您给甩下来了!”Tadashi故作邪恶的笑了起来,迈出健步在沙滩上飞奔起来,Hiro在他的背上上下颠簸起来。“喂!!混蛋!小心点啊!要掉下来了啊!!”Hiro惊呼着抓紧Tadashi,呼喊声中带着喘息着的笑意,手臂慌张地拍打着Tadashi的肩膀,“停下停下!”

两个人一路狂奔,终于接近了海水。这里的沙滩不是旅游景点或那样的地方,沙子是土黄色的,看着很脏,实则的确很脏,不能随便光脚在沙滩上奔跑,才到垃圾或碎玻璃的几率很高。只有到了接近海水的地方,才有一丝海阔天空的样子来。天空没有那么的蓝,颜色统一的单调,几片破破烂烂的云彩慵懒地随着凉风向远方飘去。海水呈青色,海浪扑过来时便成了说不清的浑浊,一点也不好看了。

Tadashi早早就把鞋子和袜子脱到了一边去,将西装裤的裤腿高高挽起,扭头看向一旁的Hiro,正乖巧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不想玩玩水吗?”Hiro摇了摇头:“没有毛巾,待会儿脚是湿的,穿袜子会很难受的。”Tadashi咧嘴笑了笑,露出一排干净白皙的牙齿。他站直了身子,将校服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用我的外套就行了。“他穿着单薄的白衬衫,在海风中像是即将被吹散的一片白纸,干净地不省人事。Hiro迟疑地看着他,最后犹豫地点了点头,慢条斯理地开始脱鞋子和袜子。

Tadashi早已光着脚踩进海水里去了,柔软的泥沙映出他的脚印,又立即被海水卷走了踪迹。他踏入白花花的浪花终于,身上是阵风卷过的丝丝冷意,混着初秋还遗留着的温暖。脚下像是踏进了雨露中,最初有些冰冷,却不至于刺骨,渐渐适应后反而生出一股暖意。他呼吸着甘洌的空气,清凉中带着咸咸的海水味道。他转过头去喊道,“Hiro,过来!”

Hiro兢兢业业地踏进水里,却又跳了回去:“好冷。”他嘟囔道,抬眼看着Tadashi站在不远处的水中回望他,浪花打在他结实的腿上,激起水珠四溅。他从来无法做出像Tadashi那样温柔的表情来,仿佛眼中只有他一人,嘴角的微笑有种安抚的意味,却又不是柔情似水,更像是大海一般,能够包容并原谅一切的笑容。Tadashi站在海水中,逆着光朝向Hiro,海浪波光粼粼,远处的天空应景的渗出一抹湛蓝的颜色来,连大海都像是串通好了一样,一下子变得宁静悠长,如同深蓝色的幕布沉稳地向尽头铺去。Tadashi张开双臂,卷起的衬衫露出他的一截手臂,流畅的肌肉线条隐忍着张扬的力量,他的胸廓很宽广,令人安心。

Hiro忍不住再一次踩进水里,却不再觉得冰冷刺骨。他飞快的奔向Tadashi,却因为泥沙与海水缓慢下来,动作滑稽而艰难地迈向Tadashi。他小心翼翼地提着裤子,不想打湿自己的校服,却又想要快些走到Tadashi的身边。

“Tadashi!”他笑着喊道。

Tadashi也笑着应了一声,声音成熟而稳重,张开的双臂一把将Hiro拉了过来,脑门撞进自己的胸口。“我的天,你脑袋真硬!”他吃痛的放开手来。“那当然,这可是天才的脑袋,撞坏了你怎么赔?”Hiro得意的说道,却又低下声音来问:“真的很疼吗?”

“你说呢?天才儿童?”Tadashi咯咯的笑了起来,将Hiro环抱起来。“你真的好轻啊!”说着便将他举了起来,“耶!飞高高!”

“你当我三岁小孩啊!!”Hiro故作不满的大笑起来。

“这样够不够赔你的脑袋?”

“当然不够!”

“那这样呢?”他抱着Hiro在水里转起圈来,“这样够不够!”

“不够!”Hiro大声说道。

Tadashi将他抱的更紧了一些,转的更快了,“这样呢!”他高声说道。两个人嬉笑的气息混杂在一起,一时间让彼此的心跳停了片刻。Hiro伏在Tadashi的颈窝里,嗅着他的发梢轻声地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够啊。”

“你说什么?”Tadashi大声问道。

“远远不够啊!”Hiro提高了声音,随即呼哧呼哧地叫Tadashi放他下来,否则两个人都得摔进水里。


玩到筋疲力尽后,Tadashi坐在沙滩上休息,Hiro在海水里涮着脚上的沙子,叫道:“Tadashi,帮我把鞋子和袜子拿过来。”他弯腰擦去脚踝上遗留的沙子,小心翼翼站在潮湿的沙土里。Tadashi领着鞋袜还有外套走过去,蹲在Hiro身旁。“把脚抬起来。”Hiro扶着他的肩膀乖乖的抬起脚来,Tadashi用外套擦了擦他的脚,然后将旁边的袜子和鞋子拿来给他穿上,动作熟练的让人诧异。然后他又让Hiro将另一只脚抬起来,“我自己穿就行了。”Hiro反抗到,Tadashi随意的抓起他的脚来说道:“穿个鞋,扭捏什么。”

Hiro的脚很小,白白的玉足,指甲被剪的呈月牙状,干净白皙。Tadashi握住他的脚踝,轻柔的用外套擦拭着他的脚,思绪却飘向远方。他想起Hiro刚出生的时候的样子,小小的蜷缩在母亲的怀中,皮肤皱巴巴地一点也不好看。可是他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神奇最美妙的东西,从那支柔软的小手中,他能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快乐从心底盘旋上升。他看着Hiro成长,看着他从一个不会说话的婴儿,成为站在颁奖典礼舞台上那个手持奖杯的天才少年。Tadashi太过于了解他了,以至于可以从他任何的一个眼神中明白他在想什么。

走回自行车的途中,两个人一前一后。Tadashi拎着自己有些湿了的外套走在前面,愉悦地哼着歌,Hiro一深一浅地走在沙子里,生怕弄脏鞋子。只顾着看脚下,一个踉跄撞在Tadashi的背上,两人都跌了一跤。“想什么呢,天才儿童。”Tadashi好笑地弹了弹Hiro的脑门,牵起了Hiro的手来,“走路小心点。”那样的动作实在太过于平常,好像两人一直都是这样牵着手。Tadashi的手有些发冷,却很干燥,宽大的掌心包裹着Hiro的手,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扣在他的掌心中,微微有些发痒。一震一震的心跳像是从掌心中传来,指尖麻麻地发热。Tadashi依旧很平常,嘴里哼着的小调不知不觉渗丝丝笑意,仿佛下一秒就要开心地笑出声来,步伐也慢了下来,像是在等待Hiro跟上。Hiro时不时地瞟一眼Tadashi,脚下鞋子里的沙似乎也不是那么硌脚了,仿佛轻飘飘地踩着云,每一股都健步如飞。两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不需要说话,这样的气氛似乎也能明白对方的心情,只是在沉默中体会风里甘甜的气息。


推着自行车上坡的时候,Hiro捡起了Tadashi掉落的棒球帽。“这个棒球帽好酷啊,要是真有人来的话就被捡走了吧。”他拍落帽顶的灰尘和脏东西,递给Tadashi。“你要是喜欢,送你也可以啊。”Hiro迟疑片刻,虽然很喜欢,但还是还给了Tadashi。“算了,这个棒球帽比较配你。”他走到自行车的后面帮忙推了一把。Tadashi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很适合我吗?”他抓着帽檐向下拉了拉,遮不住嘴边扬起的笑容。

“嗯,你带它很好看啊。”

“是吗……很适合我啊。”Tadashi拉长了音调,“那我就一直呆着这顶帽子好了。”他抬头看了看路面,“好了,已经过了上坡了,上车吧。”他将安全帽扔给Hiro。

两人骑着车路过刚刚飞驰而过的大街小巷,Hiro靠着Tadashi,用头盔抵着他的后背,摩挲着说道:“天黑了,快要吃晚饭了吧。”

Tadashi望着渐渐黯淡下来的天际,像是被打了一拳般的青肿颜色,低声说道,“6点多了,今晚吃蛋包饭哦。”

“蛋包饭啊……”Hiro困倦地笑了笑,“太好了。”

“嗯。”Tadashi沉声应道,安静地笑了笑,“马上就到家了。”

“下次再来这边吧。”“嗯,有空的时候,下次再来吧。”


......


Hiro第二次来这片沙滩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了。

旧京山改造老城区,这里的海滩也被开发成了对旅客开放的海滩,周遭建了许多宾馆,却不是很受欢迎。主要是因为这里本身就不是很美,将所有的沙土都填成漂亮的浅色黄沙也着实不容易,所以来客从来不多。

身着黑色西装的Hiro站在大海边,头顶格格不入地戴着一顶棒球帽,安静地脱掉皮鞋和袜子,卷起裤脚毫不犹豫地走近水中。

一样是初秋的季节,可海水却寒冽刺骨,他皱着眉头,却又往里走了几步。天空灰蒙蒙的,不是什么好天气,海水浑浊地在远处翻滚着,像是有什么感情即将从中汹涌而出。

他站在水中好半天,脚趾冻僵地没有知觉,一手死死扣着棒球帽。他觉得胸口疼痛难耐,脑袋里混混沌沌地隐约流露出一种难过的悲伤,却没有眼泪流出来。黑色西装衣角被吹的凌乱狼狈,Hiro望着远处的地平线看了好半天,最后只是沉默的转身。他穿上袜子和鞋,没被擦干的脚上还带着沙砾,全部一并塞进袜子里,像是泄愤一般踩入崭新的皮鞋中。他平缓而快速地走过沙滩,曾经那么漫长的路途现在变得近在咫尺。他早就过了鞋子弄脏会被骂的年纪了,那张沉静的脸上将情感滴水不露地包裹在身体里。

他再一次走上柏油马路上,街道一如既往的安静,只是这份沉默中再也没有另一个人的气息了。

Hiro忍不住低头哭了起来,像一只受伤的小兽一样呜咽着,柔软的黑色发丝耷拉在他的肩头。

我可能真的需要剪头了。他忽然想到。时光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他却缓缓追溯到某个片段中的一个幻影,记忆像是枯死的老树底下的枝桠脉络,朝四周伸展开来,然后郁郁而终。他嗅到苦涩的海水的味道,分不清是记忆还是现实,可那的确存在。一切像是梦一样开始,又像梦一样结束,他分不清开头在哪里,寻不到结尾的踪迹。Hiro在恍惚与清醒的间隙中哭着,疼痛尖锐却温柔,将他溺死在无名的悲伤中。他仿佛看见Tadashi的身影,下一秒又消失殆尽,只能独自伫立在街道的正中央。思绪再一次伸展开来,越过他的每一次喘息连接着一些毫无关联的事件,他突然很饿。

好想吃蛋包饭啊,可恶。他擦干眼泪在心中骂道。


但是此时此刻,在这强烈的海风下,他只能扣紧头顶的棒球帽,默默无言地朝那上坡路走去。

毕竟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他却无家可归。


评论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