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en X Marinette][架空同人]儿童向转成人向!?

#呃……没有前因后果,大家开心就好(微笑.jpg)

#因为尴尬症会犯,所以把KIKI和PLAGG拉出去了,不然解除变身的时候太尴尬了啊!

#ooc见谅!!!!!!!!!!!!!!!!!!



“喂,等等,你、你在干嘛……”

眼前是放大的黑猫的脸,一双翠绿色的眼睛迷离地盯着自己,困惑的眨了眨,又靠了过来。Marinette惊吓的抵住他的肩膀,“诶!?诶!??等等,你在干嘛啊!!”

“唔……你问我,在干嘛?……”

Adrien揉了揉眼睛,头脑有些不清醒,眼前朦朦胧胧看不清,唯独瓢虫的脸十分清晰,吹弹可破的皮肤,湛蓝眼睛里好像有遥望无际的天空,温柔却惊讶地望着他。他能从这双眼睛里看见自己的身影,世界好像仅仅缩小到了只容得下他们两人的空间,耳旁只剩下安静的耳鸣,身体里有浓浓的酒精在挥发。

“你——呜哇!一股酒味!” Marinette吓得惊叫一声,可还是不堪重负地被Adrien压倒在地上。“起来起来起来!” 她敲打着Adrien的后背,第一次发现平常嘻嘻哈哈没什么用的黑猫的肩膀也这么的厚实。Adrien半睡半醒地撑起身子来,双手撑在Marinette脸的两侧,“瓢虫……在我梦里?” 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微笑来。Marinette愣了愣,看那弯下的眉眼差点以为眼前的是Adrien,但却又变回黑猫的脸来。

Adrien一下俯下身子嗅了一下Marinette的脖颈左侧,Marinette吓得扭过头去,害怕地闭上眼睛来。“唔……这是……面包的香味?”

“面包你个大头鬼……你给我起来……”

Adrien用鼻尖蹭了蹭Marinette的脸颊,比起猫他现在更像一只狗。“不起来。” 他轻轻地亲了亲Marinette的额头,然后一路朝下,划过她带着面具的眉鬓,亲吻着她的鼻梁直至鼻尖,然后缓慢地落在她的嘴唇上。Adrien只是碰了碰就离开了,又皱着眉头觉得不够,俯下身子又啄了一下,像是蜻蜓点水一般。Marinette紧紧地闭着眼,心里默念一万次“对不起Adrien”,然后悄悄骂着黑猫变态。

Adrien看着她紧缩的眉头和闭着的眼睛,温柔的亲了亲她合上的眼帘。浓密的睫毛像是闲暇的蝴蝶乖巧地落在她的脸上,Adrien不由得想象她摘去面具的样子,她乌黑柔顺的发丝和干净无暇的眼膜,蓝色的大眼睛带着天空一样广阔的光景,微笑的时候一定也像盛开的百合一样好看。

他亲不自禁地吻了吻Marinette的耳尖,温热的气息让Marinette不由得一抖,Adrien轻轻咬住她的耳垂,在她耳畔低语:“我喜欢你,My lady……”

Marinette虽然身体沦陷了但是意识依旧清醒,“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Adrien身体一僵,抬起头来和Marinette对视,“你说什么?”

“我有喜欢的人了!”

Adrien一咬牙,低下头逼近Marinette,两人的呼吸都喷洒在对方的脸上,“你有……喜欢的人?”

“没错!他是一个长得比你帅,性格比你好,做事比你效率高的人!” Marinette一想到Adrien就忍不住花痴起来,“他简直就是完美!”

Adrien皱起眉毛来,脑内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瓢虫和其他男人走在一起的画面,有说有笑的巴黎的街道上打闹着,身体里就涌现出一股热气来,胸口猛的刺痛了一下。

“比我……更好的人吗?”

Marinette理直气壮地笑了一下,“当然咯,所以你先起来清醒清醒头脑——”

“不要。”

“……哈?”

Adrien赌气一样的用额头顶了一下Marinette的额头,“我说了,我不要。” 话音刚落,便再一次贴上了Marinette的嘴唇。不同于刚才,Adrien伸出了舌头,舔了舔Marinette唇缝。Marinette刚想大叫,却被Adrien趁机而入地将舌头伸了进去。两人纠缠了片刻,才被Marinette强行推开,嘴唇被吻的发红,双颊也红透了。他们微微喘息着,还没等Marinette开口,Adrien又再一次地吻了上去。房间里安静下来,只剩下亲吻时细微的声音,空气都变的暧昧起来。

Adrien的头脑感觉晕乎乎的,但是手臂里的确抱着的是瓢虫,“这是我的梦吗……还是……现实?” 他在心里问到,身下的Marinette被吻的气息不定,两颊泛红地眯着眼睛,微微蹩着眉头。Adrien不断地吻着她,亲吻着她的鼻尖与脸颊,世界美好得像是在旋转。他手摸上Marinette的肩头,指腹微微摩挲着紧身衣上的不光滑。他知道瓢虫的身材很好,毕竟他每天都看着,可是她怎么这么瘦呢?手臂细得让他忍不住怀疑平日里她是怎样击退敌人的,而此时此刻又是怎样束手无策地被他压倒在地?Adrien抚摸着Marinette的肩膀,修长的手指轻佻地划过她胸部的线条,勾勒出不盈一握的腰身,手背温柔了蹭了蹭她的大腿,像是在安抚她一样。Marinette紧闭双腿,呼吸稍稍加快起来,想要脱口而出的话语都被Adrien封在舌尖,不断地被索吻着。她的世界的天昏地暗起来,紧张的身体油然生出一种酥麻的舒适,眼前只剩下绿色的眼眸和耀眼的白织灯。

两个人再一次分离,都气喘吁吁的,Adrien感觉身体很热,额头上也冒出细汗来。想要脱衣服,却想起来还在变身期间不能脱,“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先脱她的……?” 他这样疑惑着,打量了瓢虫半会儿,伸手要摘她的耳环。

“黑、黑猫!” Marinette的意识依旧处于朦胧状态,感觉危险的她抓住了Adrien的手,“等等,你要干嘛?”

“你不觉得热吗,我只是想让你舒服一点嘛……” 黑猫脸上有些可怜的神情,声音忽然温柔地像Adrien,让Marinette恍惚了刹那,手便松了开来。Adrien眼疾手快,一把将带着红黑配色的耳环摘了下来。

下一秒,两人都沐浴在白色与粉红色的光晕中,Adrien被刺的睁不开眼来,Marinette这时才暗叫不好,慌张的举起手臂遮住自己的脸。Adrien的心狂跳起来,这不是梦!这是现实!瓢虫就在自己的身下,自己马上就要知道她是谁了!白光渐渐消淡,他轻柔地将手附在Marinette的手臂上,温柔而沉稳地说:“别怕。”

“……Adrien?”

Adrien一惊,只见白光淡去后身下的女孩已经变回了正常的衣服,黑色小外套和白色T恤,粉色3分裤……怎么这么熟悉?他想要拉开Marinette的手臂,看清她的脸,可是Marinette就是不肯拿开。“没关系的啦,就看一下,看一下就好嘛!” Adrien有些可怜的恳求道,悄悄的又来到Marinette的耳旁,舔了舔她的耳朵,顺着轮廓一路下到耳垂,咬了咬变回红色的耳环,“My lady,你就这么害羞嘛……?”

Marinette一缩腿,抗拒性地别过头去,“你、你今天吃错药了吗!?”

“爱上你的药,” Adrien忽然俯下身吻起Marinette的光洁的手臂,“已经中毒很久了。”

“呜哇——!?别,别亲了!” Marinette赶忙地抬起手臂来,终于露出她慌张的脸,“我拿开不就是了!”

“Marinette!?”

Marinette愣了愣,“你知道我的名字?你认识我吗?” 她的眼睛蓝的能溢出海水来,Adrien这时才惊叹,自己怎么没有发现呢!她明明就一直在自己身边啊!“我……” 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么一想的确有许多许多的共同点,自己却一直没有注意。

“喂!黑猫!你这样算什么啊,太卑鄙了吧!” Marinette气呼呼地说道,一把抓住Adrien的右手。“诶?什么……”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Marinette就猛地扯下他的戒指来,“既然你让我解除变身了,那你也应该解除啊!”

还没等Adrien有时间反抗,戒指就被扔到了旁边,他身上冒出一股绿色与黑色的光来,Marinette闭上了眼睛,微微地从指缝间看见他模糊的身影,猫耳在一点一点的消失,那双明亮的绿眼睛依旧像一只夜猫一样散发着诡异的光芒。金色的发丝随着上升的空气被掀开,露出白皙圆满的额头。Marinette联想起Adrien的脸孔来,金色的刘海随意地被撩去一侧的样子,无意识的伸出手想要抚摸眼前模糊的双颊。

Adrien咬了咬牙,心想死到临头就豁出去吧!却看见身下的Marinette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附在自己的脸颊两侧,像是抚摸一只小猫一样温柔的摩挲着他的皮肤。Adrien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慌张地别过头去,而耳尖都散发着热量,大脑像是停止运作了一样当场死机。太犯规了吧!!他在心里怒喊道。

光亮渐渐褪去,Marinette睁大眼睛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别过头去的男生,那幅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的英俊侧脸更加验证了此刻事态的严重性,她不得不吃力的吐出缱绻在舌尖无数次的那个名字。

“……Adrien!?”

只见他肩膀明显一抖,像是虚心了一般将头转了过来,咧开嘴尴尬的笑了笑。“嗨……Marinette。”

Marinette张开的嘴又再一次闭上,又张开又闭上,墨蓝色的眼睛如同挺尸一般惊讶地望着Adrien,全身僵硬的不敢乱动。

“嗨,Adrien,啊,不是,我是说……呃……我……你……那个什么……你是……啊……黑黑黑黑黑黑猫啊……哈哈……呃……我……”

她语无伦次的说着,渐渐的脸被憋得通红,仿佛头顶正在出气。“你、你、你……刚才……呃……我的天……”

虽然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可是Marinette的心中如同千万匹野马飞驰而过,尘土纷飞,天崩地裂,路易十六,天马行空,战火纷飞,三国赤壁,五代十国,法国革命,……Marinette在心中怒喊:黑猫怎么会是Adrien啊!如果他是Adrien的话,那刚才干的那些事情算什么啊!!!

千言万语都在Marinette支支吾吾的你我他中消失殆尽,Adrien的眼睛渐渐黯淡下去,嘴边的微笑慢慢垮下。那些慌张的掩饰,在他看来已经是显而易见的拒绝。“抱歉,Marinette,我有点……不清醒……。”他从Marinette的眼睛看到惊慌失措,再无其他。撑在地上的双手渐渐脱力,连酒精的温度都似乎顺着他的低落渗进了身下的地板里。房间里安静的很,Marinette盯着Adrien深呼吸着,惊喜的心情终于从身体深处踊跃而出,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始。她到底要如何看待眼前的人?是黑猫还是Adrien,又或是……两者的结合?

Adrien望着Marinette,好几次想让坐起身来,却舍不得离开这片刻的暧昧。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无力的将头抵在Marinette的右肩上,嗅着她身上的香气说道,“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才好,My lady……”

Marinette不敢动,只能挺着身子,用力伸长脖子不让裸露的皮肤碰到Adrien柔软的金发——那样的感觉太过于奇妙,痒的让她心底生出一股温暖的颤意。她沉默片刻,一字一句紧张的说道:“不需要拿我怎么办啊。”说完,她才开始担心自己的声音太过于尖锐?或者低沉沙哑?她又开始烦闷自己怎么不事先练习一下,怎么让自己声音变得温柔如水。

Adrien愣了愣,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比同龄的人要稍稍沙哑一些,像是过了变声期的男生,有了一丝成熟的气息。“Ladybug……不,Marinette,” 他的声音闷闷地,却又意外的甜腻,在Marinette的耳中如同意外坠入蜂蜜中的巧克力,甜到心底里去。她清了清嗓子,却又觉得太过于破坏气氛,软软的应了一声。Adrien又笑了起来,将脸向她的颈窝里更靠近了一些,却又小心翼翼地退回来几寸,乖乖不敢乱动,每一口呼吸都犹如花蜜一样香甜,却又混着大海或草原一样的辽阔。他轻声耳语道:“Marinette。”

“嗯。”

“Marinette。”

“嗯。”

Adrien微微抬起身来,瞟过Marinette通红的脸颊就再也不敢注视她的眼睛了。那双眼睛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更加动人,水盈盈地好似要哭出来一样。他用手轻柔的撩开Marinette的刘海,在她的额头烙下一吻,又亲昵的用自己的额头抵着她。“Marinette,” 他重复着这个名字,发音如此好听,在每一个音节的转折处都稍稍停顿一下,“Marinette,Marinette,Marinette。”

“嗯。” Marinette的声音愈加轻微下去,最后变成一声细微的呻吟,双手环抱住Adrien的后背,像是在安慰爱犬一样抚摸着他,“不要再说啦。” 她小声嘟囔着。

Adrien爽朗的笑了起来,胸口像是打开了一扇窗,前方一片明朗,仿佛有海阔天空在他的心中敞开。他想要亲吻Marinette,却又忍不住地停下,战战兢兢地望着Marinette,碧绿的眼睛里好像漾开一圈涟漪,似有明亮的光芒闪过。“我可以……亲你吗?”

Marinette紧紧地闭上眼睛,脸庞飞上两抹红晕,嘴角止不住地上扬,心中像是有一个大合唱团在高歌“可以可以可以!”,嘴上却在片刻的宁静后,轻轻应了一声。

“……嗯。”

Adrien像是得到了圣旨将军,讨好的亲了亲Marinette的嘴唇。与之前不同,他的动作都谨小慎微,生怕惊动了Marinette。Marinette已经沉浸在了无尽的喜悦与混乱之中,她真想伸出手掐一掐自己,来证实这到底是不是梦。这时,Adrien忽然停下来动作问道:“刚才你说你有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呃……这个……” Marinette支支吾吾地掩饰着,大脑发热地一片空白。Adrien不满的咬了咬她的下唇,“嗯?”

Marinette的脸瞬间红的像是煮熟了一样,你你你我我我他他他的哆嗦了半天,最后咬紧牙关,起身亲了一下Adrien。

Adrien着实是被吓了一跳地弹了起来,两人终于都做起身来,平起平坐。他们盯着对方看了半天,在Adrien似懂非懂地审视一般的目光下,Marinette终于将脸一股脑地埋进他的胸口,闷声说道:“是你!够了吧!”

Adrien笑着紧紧地抱了她一下,低头吻了吻Marinette头顶的发旋,低声自言自语道:“嗯,但是还不够呢。”

远远不够呢,My lady。他在心中暗自说道。


end。^q^

评论(21)
热度(88)
  1. 雪繫泰星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