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日常生活琐事逼迫出了一点生活智慧,这并不假。只是我们想尽办法去阐释和描绘的的东西,前人早就把它说的通透,没有发挥的余地了。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空前绝后。”

一个女孩

小说里的女孩总是有着冰凉的体温与柔软无骨的身体,每一寸肌肤都透着一股冰清玉洁的凉爽。她们的头发淡淡的,眼睛也淡淡的,白白的皮肤让她们几乎透明地融化在空气中。她们娇嗔时绝不会显得做作或娇气,可爱不像样,一双水气氤氲地眼睛让人气不起来。没错,每一步都是在水泥地上开花,只是站着不动也有中清新脱俗的灵动。就连阳光也情愿撒在她们的脸上,微微映出那肤若凝脂的笑靥上浅色细小的绒毛,长而翘的睫毛如同挣脱着想要展翅而飞的舞蝶在她的眼帘上微微颤抖。

可那毕竟是小说里的女孩,而她截然不同。她的皮肤不算黑,也不算白,恰恰是尴尬的发黄。明显的双眼皮,眼睛又大又黑,还算炯炯有神,一对卧蚕往往像是没睡好的眼袋。眉毛颜色很深,平眉,打理过后会更加英气一些。鼻子不挺,但也不塌,鼻头稍稍有些大,从侧面看像失败的鹰钩。脸小,源自她父母的优秀遗传基因,无论脖子以下多臃肿,骨骼是不会变的,她的头发很硬很黑,剪短发时简直是扎手,留长发也永远不像其他女生一样飘飘似仙,恰巧就像莎士比亚形容他妻子的头发一样,“发若是铁丝,她头上铁丝婆娑”。

她的身上总是过分多的肌肉,却因为骨架小的原因不会显得太过于肥胖——其实她根本不胖,只是那么多的肌肉挂在她身上显得有些不合。如果女生的肌肤冰凉,身体柔软,那她必然相反。她的皮肤总是灼热似火,干燥而光滑,发力时在她的少有的女性白皙肌肤上隐约爆发出肌肉的线条。她的后背是最漂亮的,没有一丝的赘肉,精道有力,深色的阴影里藏着她从来不知道的性感,呈着一种张扬的美,隐约舒展在她蜜色的肌肤上。她的身体永远温暖,有时候烫像发了烧,对她来说只是正常体温。她总是笑着看看你,大眼睛半眯成月牙状,显得憨厚可爱,淡粉色的嘴唇大幅度地咧开,露出几颗洁白的门牙。她的眼睛里像是有星光璀璨的旖旎,粗眉挑起,带着一丝痞味地说道:“要不要我来温暖你?”

足球场上,她一定是射门的那个;篮球场上,她一定是上篮的那个;排球场上,她一定是扣球的那个;泳池里,她一定是水花最大的那个。她在哪里都很特别,也是因为有了她才更能体现出其他女生的秀骨弱肌。男生喜欢的是小鸟依人,不是大鹏展翅。她的身影有是被簇拥在中间,声音回荡在体育馆的每个角落,又或是在满目萧瑟的秋意中那匹孤独的野狼,连清风都不屑卷起她沉重的大衣衣角。她活跃,却不过分活跃,只是很普通。她的相貌普通到在人群中都找不她,也不会再有人注视她那双特别的眼睛——里面那么多缱绻的故事,可惜无人伫立聆听。

所以你看,往那边看——那儿!喏,她正朝你走来,可是你却完全不知道我在说谁。她的眉眼低垂着,乌黑的头发不长不短,却恰巧盖住她所有的宁静与放肆。大红色的围巾好不显眼,可是放在她身上却成了一种普通的固有色,棕色的大衣包裹着那条精干的躯体,也包裹着她的喜怒哀乐与忧愁。你看不见她,她也看不见你。

是啊,毕竟她不是小说的里的女孩,容颜明澈,让人见了便恍惚地胜出一涓甘甜的喜悦来。她安静的站在那里,那她就安静的站在那里,不会有其他意境了。地上不会开花,空气不会颤抖,毕竟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


评论
热度 ( 2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