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鸡(X的后续)

#和好朋友 @事件记录  一起想出来的奇怪脑洞,请大家先看之前的关于X,再来看这篇[。

#毫无逻辑可言!!!!!!!但是非常有趣(bing)


有一个女生,在很久很久以后,又在街上看到了X。

她走上去,打量了X愈加妩媚的脸孔,瞳孔渐渐放大,嘴角缓慢的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X啊,好久不见,”她笑着拍了拍X的肩膀,“你又做鸡了啊。”

X的视线没有丝毫的偏移,她像是失聪了一样继续向前走着,骨感的肩膀有些重的擦过女生的肩膀,顷刻间,她便听到X在她耳旁带着温度的耳语。

“你不懂。”

女生愣一下,转过身去时,X已经消失在了黑暗的小巷中。她硬生生地吞下嘴里即将要骂出的话语,蹑手蹑脚地探索小巷的深处。垃圾箱的味道弥漫在她的周身,她不小心踢翻一个纸箱,惊得差点叫出声来,几只猫叫声尖锐的划破黑暗中的宁静。她聚精会神地站在哪里,直到前方没有任何可疑的声音,才一惊一乍继续向前。穿过无数个紧闭着沉默的铁门,它们都拒绝着她的来访,而沉默是最好的审问。女孩咽了咽口水,将被汗水浸透的发丝捋到耳朵后面,踮着脚尖在潮湿地腥臭中前行。

终于她看见了小巷那头的光线,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起来。她走着,走着,就跑起来了。廉价的黑色的高跟鞋肆意敲打着湿暗的石板路,在狭窄的空间里来回回荡。胸口像是要爆炸,心脏快速的跳动着,鲜活地跳动着。

是个阳光明媚的地方——这使她非常的惊讶,因为这里的阳光好像比街上还要绚丽。透过层层洁白的云朵,撒在她的脸上。女生终于想起来她正跟踪着那个不知去向的X,便左右张望着找了起来。她向前走了一段路,忽然看见前方的不远处,那个熟悉的背影屹立在一家巨大的工厂的阴影下,显得格外渺小脆弱。她安静地走了过去,但是X的身影并没有随着她靠近而变的清晰,反而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她的身上好像被裹了一层黑色的雾纱,笼罩在她的周围,女孩甚至怀疑自己听到了乌鸦的鸣叫。她突然想到,X曾经被人说是个巫婆,也许她还真他妈是个巫婆。

女孩摇了摇头,试着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可是她身体里的血液被恐惧烧热,沸腾起来,好像要在血管里血液在逆流。她盯着X,死死地盯着X。

而在那层黑色的纱布渐渐褪去后,X忽然转过头来,而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让女孩几乎晕厥过去。她的眼睛变得漆黑,没有眼白,而且还在渐渐地缩小,最后变成两颗像黑豆一样的颗粒物。她脱掉了衣衫,赤裸的胴体在摇晃着的金色光线下变得清晰了极了,那些毛孔渐渐增大,黑色羽毛与鳞片从她身上一点一点地长了出来。X在缩小,还在缩小。她的手臂越来越短,却从侧边变宽,像一双翅膀,漆黑的羽毛从上面像是潮水一样涌了出来。她的腿变的又短又细,最后变成两根红色棍子一样的东西,脚变成了3个分支的爪子,死死地扣着地上。她的身上被黑色的羽毛覆盖,像是一件覆满虱子和苍蝇的羽衣。X的嘴鼻硬化起来,然后开始往外凸起,再向下勾回来,像是一个扭曲了的鸟嘴。她的身体向前弯曲,然后膨胀,又继续缩小。

X变成了一只黑色的乌谷鸡。

女孩尖叫着,尖叫着,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嘴。X向她走过来了,她往后退,却跌倒在地上,嗓子里放出尖锐而苦涩的哭喊声。

工厂的门突然打开了,随着一声沉重的钢铁摩擦地面的声音,从那黑漆漆的工厂里,一片又一片的鸡涌了出来,它们的叫声冲破云霄。

女孩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时,是耀眼的白色灯光,白色的墙壁,还有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她以为自己在医院里,松了口气,可是突然又听见旁边有女生的啜泣声。她艰难的扭过头,却看见旁边的落地镜里照出自己的模样。

她被换上了青绿色的实验服,四肢都被绑在灰色兼白色的椅子上,从脖子,胸口,腹部,一直到脚趾,都被黑色的带子紧紧地绑住。她恐惧地转向另外一边,却看见宽大的房间里,自周都是落地的镜子,而和她并排着的是无数个和她一样的女生,哭喊着,尖叫着,或是绝望的沉睡着。

那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愉快的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好了,女孩们,你们准备好了吗!这真是让人激动人心啊。”

他戴上一张防毒面罩,声音闷闷地从里面传出来,“你们马上都要做鸡啦。”

灯光暗去,女孩再也没有意识了。


评论
热度(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