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风挑战!

无聊任性!!!!!!!

基本上是原创,Jelsa,Tadahiro



1.自己惯有文风 [Elsa x Jack Frost]


“冷吗?”

他赤足站在雪地里,白雪中的他依旧苍白如纸,银白色的头发被吹的凌乱而狼狈。他的眼睛像湖水,湛蓝的湖水中倒映着的天空,一望无际的晴天。他向前走了一步,脚趾缓慢的陷入雪中,挺拔的身子依旧在暴雪中屹立不倒。

“不冷啊。”她说。

Jack一步一步,看似艰难地走在雪中,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灰色的忧郁,浓密的睫毛顺着他垂下的眼帘在雪中颤抖。他张开嘴,像是说了什么,声音却被吞没在风中。Jack再一次看着她,温柔的,痛苦的,同情的。微掩的眼中混杂着无数话语,却都变成一句沉默的叹息。

“Elsa。”

“我不冷。”

“别哭了。”

“我没有哭。”

冰冷的雪打在他的脸上,Jack却没有丝毫感觉。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死了很久了吧?在那个已经快要忘记的夜晚,沉浸在冰冷中的痛苦,他真的快要忘记了。可此时此刻,这窒息般胸口的疼痛像是一根上吊绳,硬生生将他拉回了那暗无天地的绝望中。他沉默着,血液却在呐喊。

“Elsa,”他沙哑地说道,“我会陪着你的,我会相信你的。你什么都不用害怕,因为我在这里,在你身边,永远。”

Jack抬起手,轻柔地放在她的头顶,将她的披风帽又拉低了一些,遮住她泛红的眼睛。

“别哭了,Elsa。”他说,“我爱你,Elsa,别哭了。”

 


2.黑暗文风 [Hiro x Tadashi]


爆炸。爆炸。爆炸。爆炸。爆炸。

Hiro这样想到。

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火焰的热气缓慢地随着一股强大的气流扑面而来,灼伤了他的眼睛,他像是被吞噬了一样,睁不开眼睛,黑暗中是吵闹的人群声,尖叫声,爆炸声。

爆炸。

Hiro爬起来,脑海里只有那声巨大而几乎将他的双耳震聋的爆炸声,一遍又一遍,像是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重复,暂停,倒退,播放,重复。他渐渐开始对眼前的世界充满了怀疑,呈现在眼前的亮光到底是什么,热?还是冷?他忘记了疼痛,瞳孔像是失去聚焦一般盯着眼前火光四射的楼房。他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爆炸。爆炸。爆炸。

爆炸了。死了。爆炸了。

他渐渐开始恢复意识,人群的喧闹声也回来了。他像是被谁从毫无波澜的死水中拖拉出来,还没把胸腔里的水呕出来就被扔了回去。啊,Hiro想到,是火,烫的,疼的。

会死人的。

啊。

Hiro慢慢的渐起地上那顶熟悉的帽子,开始向燃烧着的楼房走去。

“Hiro!Hiro!回来!”

是Cass阿姨,她在叫我,Hiro这样想到。

“Hiro!快回来!很危险!求求你!”

我得回去,回到Cass阿姨的身边,Hiro这样想到。

“回来!回来!我不能再失去你!求求你……”

她哭了,她失去了谁?Hiro质疑到,我失去了谁?

然而Tadashi的脸无意识的在浓浓烈火中呈现出来,他眼中的坚定映射着Hiro无助的身躯。

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Tadashi。

死了。

眼前的黑暗,万劫不复。



3.KUSO [Hiro x Tadashi]


“小熊糖!!!!!!!!!!!!!!!!!!!!!!!!!!!!!!!!!!!!!!!!!!!!!!!!!!!!!!!!!!!!!!!!!!!!!!!!!!!!!”

“闭嘴。”

然后Hiro被打了。



4.翻译腔 [Hiro x Tadashi]


“Hiro,你的被子底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Tadashi问道。

“什么!?有、有什么东西?我怎么不知道……”Hiro愣了一愣,语气有些奇怪。Tadashi盯着Hiro僵硬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说道:“Hiro,你不适合说谎,真的,太容易被看穿了。”

“哈?不需要你管!”Hiro脸红了,他匆忙的转过身来反驳道,抬起头揉了揉凌乱的黑发,尴尬地移开目光。Tadashi挑了挑眉,快速的掀开Hiro的被子。

“别!别掀开来!Tadashi!”Hiro窘迫的大喊道,想要盖着被掀开的杯子,却脚下一滑跌到了Tadashi的身上。Tadashi吃痛的呻吟几声后,睁开眼睛,而Hiro正满脸通红地倒在他的胸前。他捂住自己的脸颊,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我、我不是故意的……”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轻声的喘息。Tadashi忽然觉得胸腔一紧,有些晕乎乎的,而自己的弟弟Hiro看起来那么可爱娇小,让他有些急躁起来。

Tadashi终于半坐起来,随即他便立刻看到被子下掩盖的东西,他的脸也烫了起来。

那是几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色情杂志,有女人的,也有男人的。他窘迫的移开视线,感受到趴在胸口的热度,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Hiro紧紧抓着Tadashi胸口的衣服,将自己因羞愧而通红的脸藏了起来。他太尴尬了!这简直不能更糟糕了!

“Ta、Tadashi……”Hiro 说道,他稍稍抬起头来,乌黑如小鹿般的眼睛湿润而无辜,“真的很抱歉……我发誓我不会再看了,我只是,只是有些好奇……”

Tadashi看着Hiro的眼睛,他的心脏跳动忽然开始加快起来,这使他非常的羞愧。因为对自己的弟弟产生生理反应怎么说都有些罪恶,他无法直视Hiro的眼睛,“没有关系……嗯……你现在在青春期,这也是很正常的……”他敷衍道,他的心脏快的像是要从他的嗓子里蹦出来一样。“好了,Hiro,我想我应该下楼去找Cass阿姨了。”他清了清嗓子,“嗯,咳咳,我需要跟她聊聊关于,呃,晚、晚饭的事情。”

“晚饭?”

“哦,是的,晚饭,没错,晚饭。”Tadashi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从床上爬了起来,夺门而逃。关上门,他靠在门外喘着粗气,在他脑海中唯一呈现的便是Hiro那双黑色的眼睛,与他娇小的14岁身躯,瘦弱如女孩的肩膀……

哦,天哪,他真是无药可救了。



5.少女或小清新 [原创]


“赵琦。”

赵琦吓得猛得抬起头,手中的奶茶都差点掉到地上。她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停在了路中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刘俊翔?”她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12月的寒冬,北风呼啸,她看着刘俊翔僵硬的从花坛前的长椅上站了起来,他搓了搓手,哈了口气,偏咖啡色的短发像刺猬一样立在他的头上。他看了看表,然后对着赵琦笑了。“等你啊。”

“你等我干嘛?”

“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坐巴士了。”他说着,余光瞥了瞥旁边的巴士站。“过来凑个热闹?”

“一个破巴士站有什么热闹好凑的!?你有病吗你?”

赵琦怒气冲冲地快步走到他的面前,将她手里的热奶茶重重放在刘俊翔的手里。“拿着!取暖!”

“可是,你不喝了吗?”

“不喝了!”

刘俊翔嘴角扬起,黑夜里他的眼睛温润如玉,“谢谢。”

赵琦撇了撇嘴,“你在这里等了多久?”

“不是很久,大概,2个小时吧?”

“2个小时!?你他妈脑子有病吧你?”她提高了音量,周围的人都转头看了过来,使她有些尴尬。可刘俊翔却只是带着他那傻瓜一般的笑容盯着她看,赵琦叹了口气,“好了,巴士要发车了,我先走了。”

“嗯,走好,路上注意安全。”刘俊翔像是照顾小妹妹一样将自己的手放在赵琦的头顶上揉了揉,她有一头凌乱而柔软的短发,像是在抚摸棉花一样。“行了行了行了。”赵琦不耐地推开他的手,“走了。”

“嗯,拜拜。”

赵琦转身拉着行李箱朝巴士走去,将行李箱拎上车,找了空位坐了下来,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巴士关上了门,她将交通卡递给乘务员,“终点站。”她低声说道。

窗外,刘俊翔倚靠在围栏上,看着赵琦和巴士渐行渐远,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奶茶。他沉思片刻,便缓慢的喝了一口。

间接接吻什么,他早就应该过了那个纯情的年代了。



6.苏苏苏苏苏苏苏 [Elsa x Jack Frost]#超级ooc!!!


“请把你的手递给我,Elsa小姐。”Jack笑道,“哦不,应该叫你,女王殿下。”

“天哪,别说了Jack,太肉麻了!”Elsa咯咯地笑道,她眯起宝蓝色的眼睛,大量了Jack的一身行头,忽然又笑了起来。“我还第一次看到你穿西装。”

Jack嘴角上扬,“是不是太帅了,你承受不住了?”他深邃的眼里流露出笑意,银色的碎发服帖地在他的额间,白色的衬衫纽扣微开,露出里面白皙的皮肤与有些性感的锁骨。黑色的西装外套被解开袖口挽了起来,露出半节如白藕般的肌肤,修长的手指微微张开,示意一个邀请的动作。Jack勾了勾手指,“女王殿下,可否赏个脸?”他邪笑起来,蓝色的眼睛像是一层薄冰渐渐融化后春暖花开的颜色。Elsa也不经意的笑了起来,她垂下头,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唇色艳红如血,皮肤吹弹可破。她提起浅蓝色的纱裙,上身向前微倾,做出一个淑女的鞠躬。

“万分乐意。”她笑道,“Jack,你看起来像个不良。”

“那你就是不良老大的马子。”

“那也不错。”

 

 

7.一看就有病

 

Hiro:“你——————好,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是你的私人Baymax顾问健康,我现在要扫——————————你。扫描完、完、完、完、完、[哔——]呵呵呵呵呵呵,健康,呵呵呵。”

Baymax:“Hiro,我检测出你有少许的,精神错乱,与,神经病。我的建议是,摸一摸Mochi。”

Tadashi:“Hiro你给我闭嘴,Baymax你也省省吧!!!!”

 

8.你喜欢的写手的文风 [八月…………长安?(那是作家不是写手啊!?)]


“老板,两瓶啤酒。”

“不,老板,一瓶啤酒,一瓶果粒橙。”

王毅诧异的抬起头,“果粒橙?你要喝果粒橙?叶兰岚你疯啦?”

“不,是你和果粒橙。”叶兰岚冷静的咬了一口羊肉串,“我喝啤酒。”

王毅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莞尔,手指半掩着咧开的嘴,遮住雪白的牙齿。他笑起来真好开,叶兰岚突然在心里对自己说到,看他低垂的睫毛与眼角浅浅的纹路,鼻梁笔直地向下勾出一个漂亮的锐角,古铜色的皮肤在烧烤店的烟气中附上了一层蜜色的糖衣。他低下头,咀嚼着嘴里的肉块,忽然又抬起头来,大喊道:“老板,孜然加多了!”

叶兰岚也吃了一块,嗯,是加多了。

“来,啤酒和果粒橙!看你们小两口子恩爱的很,老板我再送你们5串!”

“谢谢老板!老板生意兴隆啊!”

王毅很自然的结果那盘烤串与饮料,熟门熟路地撬开啤酒盖,拿起叶兰岚桌前的塑料杯满上。他又打开自己那瓶果粒橙,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就是一大口。

“你慢着点,有没人跟你抢。”叶兰岚喝下一口啤酒说道。

“的确没人跟我抢果粒橙,”王毅郁闷的咬了口肉,“因为我的啤酒已经被抢了。叶兰岚,你个土匪。”

叶兰岚安静地看着王毅的侧脸,又咬了一口烤串。“我就是个土匪。”她理直气壮地陈述道。

“所以,你要不要当压寨夫人?”



9.向原作致敬 [BH6]


"Tadashi is here."

"Tadashi is gone!"

评论
热度(15)
  1. 苏沐橙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