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一梦,南柯一梦

#把作业拿上来混更



《红楼梦》是四大名著中唯一一部关于儿女情长的著作,它很少有提及英雄,政治,冒险,等等的题材。没有水浒传里的绝技武功,没有三国演义里的兄弟情深,也没有西游记里抖擞人心的九九八十一难。《红楼梦》在我眼中像一捧手中的泉水,起初波光粼粼,清澈见底,随着时光的推移,那些美好的表面就顺着紧紧闭拢的指缝流逝,从哪儿来的,便回到哪里去了。它并不是什么有着旷世大作一般雄伟的世界观与极致的正义与邪恶,作者用着优美婉转的语言,为现代的历史学家与学者平淡而悲凉地还原出一段或真或假的悲剧。

《红楼梦》的故事主线围绕着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故事,描写了一个富贵荣华的大家庭的衰败,其中,作者还引用了前世今生与许多的神话色彩将整个故事用一种微妙而奇幻的方式串通起来。这本书对于我来说,我对于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兴趣远远胜于对于全书宏观的兴趣。《红楼梦》无疑是一场繁华落空的悲剧,而两个前世便有因缘的宝玉与黛玉的下场更是令人哀叹。林黛玉死前自焚书稿与宝玉赠她的手帕,最后嘴里念着宝玉的名字死去;宝玉被骗娶得宝钗后,发疯生痴又得知黛玉已逝,最后出家独守青灯古佛。两个有情人却不能相守,正如宝玉曾改红绡帐里说:“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 所以,《红楼梦》中最让我痛心的并不是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而是在他们相遇之前结局就早已尘埃落定,世态炎凉。

宏观上来说《红楼梦》这一悲剧,便正是家庭与政治上的落败。贾家,宁荣二府,早在我们甚至认识主人公时就早已在读者的心中建立起了一个深刻的影响:权利,与富贵。而当读者真正了解到的时候,大观园就像张爱玲所说的一样,如同“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即使外表华美,里面早已因长年的腐蚀而溃烂。从政治的角度来说,四大家族的衰败是无疑的,因为封建统治者早已有意削弱四大家族的权利,也因为它们同样有着腐朽易碎的内部构造。在书中,贾家处处用钱大手笔,贾母势力强大偏爱贾政二房,妻妾争风吃醋,丫鬟勾心斗角,贾府中人凭着家中的权势逍遥法外,无故欺人。这一切都隐晦地体现在书中,虽然大观园被抄家在表面上是贾家落败的直接原因,但这些的细小却致命的行动才是贾府衰亡的真正原因。

或许最能形容《红楼梦》的也只能是太虚幻境中,警幻仙子为宝玉呈现的那首《红楼梦》中的《收尾 飞鸟各投林》了吧。


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

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

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

冤冤相报自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

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红楼一梦,南柯一梦,到头来依旧是一场空欢喜。正是那在耳边柔声诉说的梦呓,便演出这一场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评论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