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日小记

#给 @吠虚 大黄太太!!!!!!!!!!写完作业后便奋不顾身的过来了!!!!!!

#严重ooc啦!!!!!!!!!!!!

#有h的画面,慎入!慎入!慎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夏天。

卡兹克对着窗外吵闹的夏蝉不满地“啧”了一声,蹩起了好看的眉头。他磨了磨锋利的牙齿,嘴里叼着的冰棍上下摆动,甜甜的糖水顺着冰棍的一角缓缓流下,最后落在卡兹克干净的白色衬衫上。霎时间,一团深色的水渍染在了他的领口,快速的晕了开来。他感受到那冰冷甜腻的触感,不禁背后发凉,糟糕了,又把衣服弄脏了。他急忙放下手中的xbox手柄,手忙脚乱的用手使劲摩挲着衬衫领口,却只是在衬衫上揉搓出了更加恶心的颜色,连他的手指也变粘了起来。卡兹克暗骂一声,心中一紧,牙一咬。随着清脆的“咯嘣”一声,那被咬断的冰棍即可掉在了他的裤裆上。糖水迅速的蔓延开来,他黑着脸舔了舔嘴唇上的糖水,从自己的裤裆上捡起那已经化开来的冰棍,无言地看着自己又湿又粘的裤裆。他那宽松的卡其色短裤的裆部已经十分糟糕地成了深咖啡色,他看了看手中的罪魁祸首,无奈的站起身走到厨房扔进了垃圾桶里。他劳累的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轻微的叹了口气。

“唔……卡兹克?”

闻声,他立即带上眼镜,下意识用手挡住了裆部,声音低沉有力:“醒了?”

雷恩加尔点了点头,她穿着卡兹克的浅灰色吊带衫,宽松的棉质吊带衫勾勒出她曼妙的身线,细腰翘臀,已经微微开线的吊带衫低端微微翘起,能看见曾经那雨整件吊带衫都不同颜色的白色毛线歪歪扭扭地缝起来的迹象,但是在再一次松开时便全然放弃了。吊带衫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正正好好的拢住雷恩加尔的臀部,露出他白皙的大腿。她面透红霞,肤若凝脂,睡眼朦胧的揉了揉眼睛,砸着嘴提起右臂快要掉下去的吊带衫带子,快要露出的春光便被遮掩了起来,卡兹克咽了咽口水。雷恩加尔舔了舔嘴唇,贝齿下意识地咬住了下嘴唇,溢出阵阵朦胧水气的一篮一金的眼睛半眯着。她稍稍歪过头,修长的右手扶上自己的毫不明显的喉结,指尖微微旋转,轻柔的按了按下方的锁骨,然后五指张开按在胸口吐出一口浊气。雷恩加尔揉了揉银白色的头发,又向卡兹克走了几步。卡兹克这时才发现她竟没有穿鞋,赤裸着的玉足白里透红,似三寸金莲一般。他皱了皱眉头,“怎么不穿鞋?”雷恩加尔还是没彻底醒过来,只是打了个哈哈似的笑了笑,“热嘛。”说着便扑进卡兹克的怀抱中。

卡兹克天生性寒,四季都清凉干爽。当雷恩加尔触碰到他有些冰冷的身体,周身的燥热瞬间平静下来。她半醒半睡将她红透了的脸颊在卡兹克的胸膛蹭了蹭,抬起头时却看到了他领口的污渍,顿时清醒了许多。伸出手,她冷静地摸了摸那深色的水渍,然后抬起头冷若冰霜地问道:“怎么搞的?”卡兹克那环抱在雷恩加尔腰上的手紧了紧,笑得迷人:“问这个干什么,小狮子你今天依旧是那么的可爱呢……”话没说完就被雷恩加尔使劲打了一拳,她双手环抱胸口,冷哼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毫无防备而坐在地上了的卡兹克:“我刚给你洗完的衬衫!又给弄脏了,都这么大的人了,你说你烦不烦!?这次我可……咦?”

因为一下子被打倒在地上的卡兹克双手撑地缓冲,却露出了湿掉了的裤裆。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刚刚还威风堂堂地雷恩加尔瞬间就红透了脸颊,在这闷热的空气里,她不仅有点脑子发愣,呆呆地问了一句:“你……尿裤子了?”

卡兹克脸一黑,英俊的脸孔上透出一丝恶寒,却转眼消逝。他嘴角扬起一丝意味不明地笑容,雷恩加尔警惕地后退一步,提高了声调:“臭……臭螳螂,你要干干干干干嘛?”

“不干嘛,”他脚环一勾,雷恩加尔便娇声跪在了他面前,“干你。”

他长臂一揽,将雷恩加尔拉到自己的面前,绿色的眸子深邃地望向她,从那最深处的黑暗里,流露出一丝笑意。

“衬衫脏了,不帮我弄干净吗?”

雷恩加尔红着脸望着他,别扭地紧闭着嘴,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不服气地看着他。卡兹克轻声一笑,倾过身子靠到她的耳边,锐齿宠溺地轻咬耳垂,湿润的舌头趁势贴上耳廓,上下的旋转。雷恩加尔浑身一颤,忍不住呻吟出声来,就连耳根也红了起来。卡兹克在她耳畔低语:“弄干净。”雷恩加尔紧紧地抿着嘴巴,但惬意的颤音情不自禁地从她喉间流出。她咬着银牙,终于低下身去,双手附在卡兹克的胸口与肩膀,樱唇微张,含住那块吸了糖水的领口。她的舌头从唇瓣间探出,舔舐着粗糙而冰凉的衬衫,一股甜腻的味道混着男人身上独有的气息窜入她的嘴中。雷恩加尔轻轻咬住衬衫,然后吮吸着那水渍上的糖水,发出十分色情的水声。卡兹克喉结滚动,嘴角的笑意更胜。他修长有力的大手从吊带衫的低端探入,抚摸上她赤裸的皮肤,丝滑的触感他的爱不释手。他的手轻柔的从大腿内层上升,稍稍带着老茧的指尖从她的股间一路之上。雷恩加尔因为他的抚摸而微微弓起身子,本白若初雪的皮肤也染上了一抹情欲的艳红,湛蓝色与亮金色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爱欲的水雾。

终于,卡兹克扳起伏在自己胸口的雷恩加尔,只见她娇喘微微,殷红的嘴唇上水润多姿,嘴角依旧滴下的几根银丝连着自己领口的衬衫。她有些留恋的舔了舔湿润的嘴唇,胸口上下起伏。卡兹克满意地笑了起来,然后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胯间,声音放低了下来:“这里,也要好好的弄干净。”

虽然雷恩加尔还有一丝理智,可被按住的后脑勺由不得她犹豫。她稍稍闭上眼睛,红唇微启,粉嫩地舌尖伸了出来,先是触碰到了冰冷湿润的布料。她上下舔了着裤子的表面,水渍却是越来越深。首先是舌尖,其次是舌面,她翘着粉臀,匍匐在卡兹克的双腿之间,缓慢而仔细地舔舐着每一块水渍。舌尖碾转,缠绵。未罢,他稍稍起身,指尖恍惚地拂过自己的唇畔,舌尖轻轻在自己的唇瓣上打转。卡兹克又将雷恩加尔按了下去,但是力道却轻了很多。雷恩加尔乖乖的伏下身子,张开嘴,咬住了裤子。因为咬的太深,触及到了那层布料下的东西,卡兹克稍稍粗喘一声,双手不安分地游走在她的身上。雷恩加尔微微地抬起头,含住那带有糖水的布料,在嘴中一嗦,发出一声“啧啧”的声音。她又含进更多的布料,灵活的舌头在口中来回走动,然后又是一阵吮吸的声音。她松开嘴,纤细的手在卡兹克的裆部按了按,惹德他一阵微颤,但雷恩加尔却丝毫没有发现,只是苦闷着低语:“还是粘糊糊的……”

说着,她便倾下身子,嘴巴长的更大了些,含住了一大块布料。卡兹克能感受到他下体的躁弄不安,下意识的将雷恩加尔的头有往下扣了扣。她一惊,嘴巴微微合起,便正好圈住了卡兹克的分身。而正精神恍惚的雷恩加尔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奇怪之处,自顾自的舔舐吮吸起来。没过多久,她便发现卡兹克的裤子撑了起来。她好笑地看了看卡兹克,正想出言嘲讽,却被那正停留在她胸部的双手使坏的按了一下,雷恩加尔不由得一声惊呼,然后瘫软着倒在卡兹克的怀里。卡兹克将无力的雷恩加尔转了个面,背靠在他身上,低头深吻住她的脖颈处,雷恩加尔慵懒而舒适地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卡兹克咬住她的玉肩,双手停留在她的柔软上,一阵坏意揉搓玩弄,雷恩加尔几次欲大声叫出口,都被封锁进卡兹克霸道而温润地湿吻里。卡兹克咂了咂嘴,笑着说:“小狮子的胸好小哦。”雷恩加尔仰起头,想要反驳,但终究是发出了几声舒适而娇喘般的低吟。她直起身子,咬着嘴唇,像是在忍耐着什么一般,满面潮红,几滴银丝从她嘴角落下。雷恩加尔的手更是放肆了一些,顺着她的腰滑入她的内裤里。雷恩加尔吓得并拢的大腿,却因为手指带来的快感而颤栗不已。卡兹克捏住她的乳尖,缓慢地在她的脖子,肩膀,锁骨处留下深红色的印记。终于,雷恩加尔羞红着脸推搡着卡兹克,她别过头去,压抑住身体里的燥热说道:“大、大白天的……”

卡兹克富有磁性地嗓音附在她的耳边:“你我之间,不舍昼夜。”

被弄脏的衬衣与短裤早已褪去。

评论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