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一份微笑,打包带走

1.

“下一位请点餐。”星野头也不抬的说,但许久没有听见声音。当她终于不耐烦地抬起眼时,面前高高瘦瘦的高中生低着头,右手紧张地抓着包带,浅咖啡色的头发柔软而杂乱无章。他也抬起头来,看见星野质疑而焦躁的眼神,两颊快速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耳根。

他伸出左手撑在桌上,像是要用身高在俯视星野一样靠了过去,结结巴巴地说道:“小、小姐,请请请请请给我一份微笑,打、打包带走!”说完,连脖子都涨得通红,喉结上下滚动着。他试着不去直视星野的眼睛,使劲地眨着眼,薄薄地嘴唇都被咬的发白。星野皱了皱眉头:“啥?”

听到了她的回复,少年像是如获大赦一般,退后几步后深深地举了一躬:“对不起打扰了!非常感谢!”然后飞一般地跑走了。星野疑惑地向他远去的方向张望,只见少年缩着肩膀,旁边站着一个年龄相仿的高中生,大笑着拍着他的肩。

“真心话大冒险吗。”她思索片刻后,自言自语道。


2.

第二天的这个时候,少年又来了,星野眯着眼睛打量着他。长相清秀,皮肤像女孩子一样白皙,没有青春痘。身材很高大,大约有185以上。他穿着白衬衫和黑色的V字领短袖毛衣,似乎是隔壁那所高中的学生。“你好!”他有些紧张地说道,星野不可置否的“哦”了一声,“请点餐。”

“诶?啊,不,那个……”他愣了一下,星野再一次不耐烦地说道:“点餐。”

“好好好好、好的!”

他只点了一杯可乐和一包薯条,眼睛紧紧地盯着星野。但每当星野看回去的时候,只是看到他低着头红着耳根。拿完餐,他坐在离点餐处不远的地方,时不时地看着星野发愣。

“这小子到底想干嘛啊?”星野不爽地将装着土豆条的铁篮子重重的放进热油里,“啊啊,有什么事情就赶快说,不说的话就滚蛋好吗!”她不满的抱怨道,旁边的同事关心问:“怎么了吗?”星野啐了一声,“外面有个高中生,昨天似乎做真心话大冒险过来跟我说‘请给我一份微笑’,今天就默默唧唧地坐在那里看着我……”“诶?高中生?”正在盛可乐的另一个服务生说道,“那边那个?”说着指了指红着脸低下头的少年。

“啊对就是他……”

“诶!?笼岛小姐不觉得他超可爱的吗!”

“哈?可爱?根本不搭边好吗。”

“你看他长得也挺帅的,身材又高又瘦,还老是脸红,不是很可爱吗!!如果我也年轻几岁的话,我肯定追他的啦……高中生什么的真是可爱!”

星野不明所以地看着旁边的同事,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少年,只见他双手捧着可乐,也抬头瞧了她一眼。目光交接的瞬间,便迅速地别过了头。侧脸干净俊逸,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倒是真的有一些女孩子的娇羞之情。

呜哇————现在的男生真可怕。星野感叹着转回了头。


3.

星野高中的时候,的确交过一个男朋友。

篮球队队长,一个又高又壮的男生。不能说长得有多帅,但是是个十分爽朗直接的男生。身材高大,190多,宽厚的肩膀,抬手时能看见手臂上隐隐约约的肌肉。

星野是篮球队的经理,自然而然地就交往了,连为什么都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简单地谈论着学校的事情,气氛轻松。她喜欢的类型和其他的女生有些不同,不看脸,要爽朗直接,有男人气概,不含蓄或者默默唧唧的。很瘦很白的男生她不喜欢,长相清秀地像女孩子的也不喜欢。

不如说,此时此刻那个四处张望,一言不发地喝着可乐的高中生完全不是她的菜。

晚上8点,她在更衣室换好衣服,和前辈以及同事道别后从餐厅的后门走了出去。关上门,将垃圾扔掉,看见后门的门旁站着一个瘦高的身影。定睛一看,便是那个高中生。

“啊,笼岛小姐!”少年看见星野走了出,匆忙地站直了身体。“那、那个、昨天真的是非常抱歉!”

星野挑了挑眉,“不,其实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你别介意。”

少年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是省立清水高中,三年一班的佐藤游马!”他说的有些大声,小巷外面的人朝这里看了看。星野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啊、哦……我是笼岛星野,诶,请多指教……?”

只见游马兴奋地抬起头来,说道:“笼岛小姐!其实我我、我已经稀饭里很久惹(喜欢你很久了)!”因为过于紧张而咬到了舌头,游马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不安的拉了拉包袋,“啊、那个……”

可是星野已经进入了死机状态。“诶……?”

游马一咬牙,继续说道:“笼岛小姐!”“是!”星野下意识的应道。

“从之前你给我点餐的时候,我就觉得笼岛小姐你很厉害了!不仅仅是个美人,而且工作效率还很高!非常的了不起!

“昨天是因为同学……那个,知道了我对笼岛小姐的钦慕,于是就让我这样做的,十分抱歉!!他们说这个样子就会让你记住我,所以……

“不不不,交往什么的我还没有奢求!我只是希望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所以、那、那个,笼岛小姐,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吗?”

一口气说了好多话之后,游马再一次看向星野,只见她呆滞地看着自己。“诶、笼岛小姐?”

“你……喜欢我?”

“是的!”

“……………………等一下小伙子,你知道我几岁吗。”星野扶额,无奈地问道。

“知道!1992年2月17号,今年22岁!”游马胸有成竹的说道。

“你才上高中,我都已经快大学毕业了,你真的得好好考虑一…………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和年龄的!?”

“因为笼岛小姐你永远都是麦当劳的每周优秀员工啊!”

星野闭上眼睛,重新理了一遍杂乱如麻的思绪。“笼岛小姐?”“嗯?”“可以给我你的手机号码了吗?”

星野睁开眼睛,拍了拍游马的肩膀,“小伙子,别想不开了,姐姐还有事,再见!”说完,就要死了一般飞奔起来。

“诶?不,等等!笼岛小姐!喂!”反应慢一拍的游马这才意识过来,转身向追的时候,星野已经消失在了小巷里。


4.

7:04 AM

“笼岛小姐早上好!请给我一杯咖啡和你手机号!”

“……总共14元,您的咖啡,走好不送。”


12:39 PM

“笼岛小姐中午好,我要一份汉堡A套餐,还有可以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吗!”

“……佐藤同学,我会告你骚扰员工的哦。”


6:15 PM

“笼岛小……”

“你一日三餐都吃麦当劳你是脑子有病吗!”


5.

晚上,下班后,星野一如既往地拎着垃圾从后门走了出来。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她将两大袋垃圾放在地上,正准备掏手机,只听“砰”的一声,转头便看到几个小混混似的男生将垃圾踢到在地,嬉笑着继续向前走着。她不爽的一蹩眉,“喂!你们几个,给我站住!”

“哈?大姐,你谁啊?”

“你们把我收好的垃圾给踢翻了,给我把垃圾都捡起来然后道歉!”

为首的小混混叼着根未点燃的烟走了过来,在昏暗的路灯下她才看清他们的脸,还有手里拿着的棒球棒。“道歉?干嘛道歉,是你的垃圾挡住我们了好吗。”他嗤笑一声,睁大眼睛看了看星野,“诶哟,长得还挺俊,跟哥几个一起玩一玩?”

从那些小混混之中传出了一阵意图不良的笑声。

星野抿了抿唇,然后笑了起来。她走近那个小混混,170的身材几乎能与他平视。“玩一玩?玩什么?”那不良少年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好玩的东西嘛,要不要来?”

星野妩媚地一笑,“当然,我怎么可能会错过——”她突然按住男生的肩头,左腿快速屈起,膝盖重重地击在那小混混的肚子上,“——这么好玩的东西呢。”

其他几人只听一声哀嚎,就看见他们的老大捂着肚子蹒跚着退后了几步,坐倒在地上。星野走近了些,终于暴露在了路灯的光晕下。高挑纤细的身材,一张瓜子脸上星眸柳眉,高挺的鼻梁,红润的薄唇,三七分的乌黑直发懒散地披在肩头。一双柔夷指若青葱,轻轻搭在腰间,另一只手撩开脸庞的碎发,那眼中璀璨的鄙夷之情更加明显起来。星野轻佻地抬起下巴,嘴角上扬起一丝嘲讽而高傲的笑容。

那倒在地上的不良少年咬牙切齿地喊道:“都愣着干嘛,给我上啊!”几个小混混无寸铁之力的小混混从暗中窜了出来,星野眼神凌厉起来,抬手便接住一个人的拳头,手指并拢一个手刀格挡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握成拳直接在他脸上就是狠狠的一击,将他打倒在地。收回右手朝后一戳,左手快速抓住身后那人手臂,向前一拉后右手拉住他的肩膀,低声一吼将那人过肩摔在地上。右脚超侧边袭来的男人一脚后,快速落地左腿一个旋风踢后跟着一个摆踢,脚环一动将男人扣倒在地。另一侧,一个男人用力朝星野打了一拳,她迅速下蹲,双手环抱他的双腿,起身一个下腰将他头朝地扔下。只听沉闷的一声,暗中只剩下男人的痛苦呻吟声。

星野帅气地捋了捋头发,只感觉身后一凉,转头便见那满脸憎恶地小混混之首手持一根棒球棒朝她头顶用力打了过来。她已经躲不过了,只能双手交叉护在头顶,手臂骨折总比脑骨粉碎好吧!

当她紧闭着眼睛时,一个消瘦的身影从侧边一手抓住那小混混的手腕,只闻“咔嚓”一声,那小混混痛得尖叫一声,棒球棒从他手中掉落下来,正好落在那消瘦的身影的另一只手中。星野睁开眼睛,路灯下她看着背光朝她的游马,白色的衬衫,干净俊逸的侧脸,唯独他的眼睛从未这般严峻深邃过。

游马放开抓着手腕的手,将棒球棒扔在了地上,然后紧张的转头望向星野:“笼、笼岛小姐!你没事儿吧?没受伤吧?还可以走路吗?害怕吗?没问题吗?需要我叫警察吗?劳趣意蕴吗(要去医院吗)?”他慌慌张张地说道,又咬到了舌头,隐约的又红起了脸。

星野看着他,一时失了神。许久后才吐出一句话。

“佐藤,我的手机号码是1370xxxxx20。”

“诶?”

“手机号码。”

“啊、啊……哦!哦!手机号码!”

游马又慌张地从包里翻出手机来,然后小声重复着数字,重复着重复着也都变了样。他紧张地抬起头,问到:“笼岛小姐,能、能再报一遍吗……?”

星野笑了起来,嘴角的上扬的弧度好看极了。“嗯,我们边走边说吧。”




#打斗部分是以我的个人知识写的,如果出了bug请不要介意…………我可是真人实践过的[和我的枕头[。

评论(1)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