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被日常生活琐事逼迫出了一点生活智慧,这并不假。只是我们想尽办法去阐释和描绘的的东西,前人早就把它说的通透,没有发挥的余地了。所有的事情,都不是空前绝后。”

这或许是恋爱吧

#随时所欲的产物

#来形容一下我所体会到的“心动”和“恋爱”

#我可能是个M????


他趾高气扬地看着我,狭长而眼角稍稍朝下的眼睛里黑白分明,带着一丝丝隐晦的笑意,像是在等着我去发现他那小心思。我看他嘴角半扬着,露出了一个不温不热的笑容,明明没有那么温柔或友好,却让我觉得心尖麻木的一热。

我怨他棱角分明的脸孔,怨他暧昧的笑容,怨他的那双眼睛。

他总是这样,飘忽不定地掩盖着自己的真实想法,让人不禁怀疑那双清澈的眼睛究竟为什么那样有欺骗性。大部分时间,他是沉着脸的,一言不发地看向远处的地面,或是执拗地望着我,从上向下看的俯视,眉宇间带着一种若隐若现的嘲弄。我总是不懂他在想什么,或是接下来要做什么。他的身体时刻伸展着张力,像是下一刻就要一跃而起的猎豹,无声地狙击着他的猎物。他的手臂露出显著的青筋,顺着他修长的臂膀向下延伸,攀上他大而骨节分明的手。他窄窄的腰和宽宽的肩膀时常让人感到安心,又有时畏惧它们说可能带来的威胁。

对我来说,他是危险的,阴晴不定的,琢磨不透的。

时常与我交流时,他会流露出那种爱捉弄人的纨绔笑容,又或是故作惊奇地责骂我的过错。他恶劣的性格让我心神不宁,畏惧又渴望着这样强势的霸陵。而与他人在一起时,他却显现出那种像小狗般委曲求全的可怜模样,真挚而讨好。他有时也会对我这样,但仅限于他有求于我时。我喜欢这样的他,那么温顺柔软,像是一只衷心的大狗咬着尾巴问你讨些吃的。但一旦成全他后,他又变成了那个不通人情,只顾自己的男人了。

但他有时也会对我展露出温柔的模样,这才是最让我搞不明白的。他的温柔似乎不需要契机,不需要原因,只是顺着他随心所欲的态度,一点一点施舍于我。在冷眼相对后忽然体贴温顺地摸摸我的头,用他那黑白分明的眼睛注视着我。且看那双明亮的眼睛逐渐逐渐陷入一阵不可抑制的笑意中去,被柔和的情愫模糊住了聚焦,湿漉漉地看着我。

我看着他的那双眼睛。我真是怨那双眼睛。

我看着他,看着他将他那翻涌而出的亲近捧在手心中献给我,心在一阵猛烈的震动下再一次恢复平静。我看着他,看他的眼睛充斥着温和的笑意,仿佛那里从未沾染过那些恶劣的嘲弄。

“你真好笑。“我终于这么说道。

他的脸塌了下来,那是一瞬间的事,像是相伴一夜后的情人,从欲望中脱身而去,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般地迅猛快速,仿佛多一秒都会被这尴尬而莫名的气氛谋杀。他的眼睛又变回了那双阴晴不定的眼睛,狭长的眼眸带着微微下垂的眼睛——人们常常称这为狗狗眼,但他绝对不是大狗。他眯起眼睛,在那短短的一瞬我仿佛看见了一丝不屑,然后立刻睁大了眼睛,做出悲痛欲绝的表情。那样夸装的伪装,排山倒海般改过了一切其他的情绪与变化,就连我都被感染。

我笑了笑,眼里并没有笑意。他也没有。

于是我离开了,背影狼狈仓促。这都怨他的那双眼睛。胸口仿佛有千万只锣鼓在嘶声力竭地喧嚣,心上有刺痛一样的火辣感觉。

人们都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孩是干净温柔的白衣男孩,透过冰凉的镜片暖暖地望着你与你背后湛蓝的青空。

但他的眼里只有暧昧而不明不白的冲动,像是夏日里的一场暴雨,交杂着雷鸣,张扬喧闹,却又在那沉闷的空气中带着一丝意外的沉默。他的眼睛,他黑白分明的眼睛,掺杂着我永远看不懂的情感,如被囚禁来铁栏后面的猛兽,不等你自己观察,就已经被扼杀在了那冰冷的铁锈后方。

而尽管如此,尽管他那些恶劣的把戏,狡黠的笑容。只需他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我的心头;如洪水一般的灾难,刺得我胸口又痒又痛,像是有一只爪子缓慢而温柔地在我胸口抓挠着,时不时地揪起我的心脏,在手里把玩片刻,又嫌弃地扔掉。

我想,这样的痛楚,或许就是恋爱吧。


评论
热度 ( 1 )

©  | Powered by LOFTER